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人比花娇

人比花娇

李鸿是个很有生意头脑的人,才四十开外就已经累计了数亿的财富,成为名符其实家财万贯的大富翁。

二十八岁那年,年轻的老婆因为受不了常守空闺的寂寞,竟然背地里偷汉子,这使李鸿非常愤怒,便把老婆给休了。

李鸿外表不差而且家境富裕,如果想再续弦并不难,相信很多黄花闺女求之不得呢!

不过李鸿因为老婆的不真,对他日后的心灵冲击很大,这也是他到现在未再续弦的主要因素。

他宁可花钱买女人来玩,也不敢再轻言结婚。

而李鸿所玩的女人也是有所选择性的,她们不是一般专门赚男人钱的女人,都是因为家境上的逆境。

所以这些女人肯献身而换取钞票,以应付家境的窘困。

其间还包括未曾破瓜的少女。

女人出力献身,李鸿出钱献功。

这些女人的来源完全由忠仆王嫂张罗,王嫂前后替他物色不少美味可口的女人。

这日李鸿提早下班,睌膳后他孤单的躺在院子上的凉椅,这时正值春天,那鸟语花香百花盛放,李鸿抽着英国绅士牌雪茄,坠入十多年前的往事,他回忆着...那天李鸿因身体略感不适提早下班返家。

李太太因为算准丈夫不可能在午后的时间返家,因此约了每礼拜五固定到李府修剪园圃的老许到家里幽会。

李太太万万也没想到这天李鸿,没有像往昔那样习惯事先打通电话回家。

事巧那天王嫂亦告假回乡下,李太太便亳无忌惮的引狼入室,偷汉子!

当李鸿进入客厅时,发现一双男人的皮鞋,并从卧房内传来熟悉的声音。

“哎哟...哎哟...唔...好爽...用力...用力...呀...嗯...唔...快...快快;...啊...”那是女人叫春的声音,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自己的老婆。

房内一男一女交战酣甜如痴如醉,当然不知道李鸿已大驾光临。

李鸿愤怒的冲进去,祇见太太与老许一丝不挂正在寻欢,看太太的模样淫荡到极点,姿势更是不堪入目。

李鸿即时破口大骂,狠狠的揍了两人一顿。

老许不用说立刻被解雇,并吃上妨碍家庭的官司。

而李太太自然也被扫地出门。

李鸿极力想像太太偷汉子的整个做爱过程,想着...想着...不觉已到深夜。

一直到王嫂呼唤他,李鸿才从回忆中苏醒过来。

他想到那偷汉子的太太,心里有一种难以抚平的冲动,于是他想到女人。

是的,自从上个月儿春月上过他的别墅献身之后,李鸿也差不多一个多月没有再玩过女人了。

现在他需要女人了。

“王嫂!”

“是!老爷有何吩咐?”

李鸿把他的需要告诉王嫂。

王嫂说:“包在我身上,很快会有消息。”

于是王嫂很积极的开始物色对象好献给主人。

王嫂第二天上菜巿场时,特别多带了些钱,并用红色袋子装妥。

“花姑娘,早啊!你姊姊呢?”

“唔!姊姊送了一筐小白菜到前面的汉记食馆,大概要回来了。”

花慕笑脸盈盈很有礼貌。

正说着那叫花羡的姊姊已回来了。

王嫂长期来是花氏姊妹的常客,李府所食用的蔬菜鲜果,几乎都跟花氏姊妹买。

这花氏姊妹自然跟王嫂挺熟悉的。

王嫂拉开姊姊花羡到一旁一阵嘀咕,两人便在一旁严谨的聊起来。

“花小姐!上回跟你谈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

“唉!为了父亲的安危,为了家计也只好如此。”

原来花羡的父亲花无用不务正业好赌成性,欠了别人一百万元,债主偏又是地方上有名的恶霸,因花无用欠了钱无法清偿,被他们“暂时软禁”起来,以逼迫花家还债,花羡和花慕姊妹以卖菜为业,若要糊囗勉强可以,但要救父亲可是难上加难。

母亲体弱多病,偏偏父亲不争气,两年前为了替母亲看病,可怜的姊姊花羡,只好牺牲自己嫁给一位老头,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偏偏丈夫娶她不久便一病不起,害她年纪轻轻的便守寡。

王嫂把她的来意跟花羡说明白,并分析利害的关系给花羡听,最后花羡终于答应王嫂前往李府献身。

王嫂把准备好的红包塞给花羡,并约好与主人李鸿见面的日期,高高兴兴的回府向李鸿通报去了。

这天李鸿老早的来到别墅,专候花羡到来。

在下午一点多钟,花羡果然来了。

李鸿看她今日打扮更为娇艳,所以等不得答话,迎头先抱在怀中,向她亲了一下子,花羡羞羞惭惭的抵抗着道:“青天白日的像什么样子,快放开!”

李鸿道:“心肝我却急煞了,我这里无论白天黑天永远没有人的,你快可怜可怜我吧!”

花羡听了无可回答,只好一笑。

李鸿刻不容缓的,将她抱在床上宽衣解带,便自干了起来。

李鸿干到高兴的时候,问花羡道:“我听说你是嫁过丈夫的,你丈夫活着时候,比我今天来得怎样?”

花羡闭上眼睛装作听不见,李鸿又道:“你不是还有个妹妹吗?她怎么不来!她若能来,我一定还要加倍酬谢你们花羡起先还是不答,后来被他紧紧追问,才咳了一声道:“我因为是嫁过丈夫的,所以才不避羞耻,来干这种事。”

我妹妹尚是完好的处女,怎好把一生的名节,就此葬送了呢。

再说我要不是为事所逼,亦不肯作这样不顾羞耻的勾当呀!

李鸿当时正干得劲亦没有再行追问,及至干完以后伏在花羡身上,喘吁了一会,才问道:“方才你说什么为事所逼,可以告诉我吗?”

花羡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告诉你亦是没用。”

李鸿道:“你告诉我,或者我有帮助你的地方。”

花羡道:“我父亲本是一个商人因为买卖亏损,欠下人家一百万块钱,被坏人扣留着已有五个多月。”

我家里除了还有个母亲,就是我们姊妹两个,既然无法谋生只好慢慢设法营救父亲。

但是我妺妹是一个黄花幼女,我是不肯使她堕落的。

你要知道我父亲若不遭遇这种事,你无论出多少钱我亦是不来的,你若把我看作败柳残花那就错了。

“李鸿道:“救你父亲得要多少钱呢?”

花羡道:“方才我不是说欠人一百万块钱吗?就是那一百万块钱。”

李鸿道:“现在若有一百万块钱,他们肯放过你父亲吗?”

花羡道:“那是当然的!”

“那么只要应我一件事,我立时可以给你一百万块钱,去救你父亲。”

花羡忙道:“你如果真肯出一百万块钱,无论什么事,只要我办得到我就答应。”

李鸿道:“并不是难事,就是教你妹妹亦到我这儿来。”

花羡听罢沉吟了一会道:“这件事我现在先不能答复,我得同妹妹斟酌一下,你等半天听信吧。”

李鸿听她有商量的余地,心中很是快乐便在身上重整旗鼓又干一回,花羡临走李鸿再次切实叮咛。

“最好下次把花慕带来,花羡回家后背着母亲,悄悄把今天的情形告知妹妹。”

这当然很难回答,花慕一听不由将头低下。

花羡道:“这不过是我和你商量,你不情愿我就回绝,你下必为难。”

花慕红着脸道:“倒不是不情愿,如查他肯出一百万块钱救父

性感mm天海翼比基尼外拍写真 笑得好甜蜜



上一条信息:紫青双娇
下一条信息:色水浒系列之豹子头林冲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