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紅樓遺秘之秦鍾

紅樓遺秘之秦鍾

鳳姐和寶玉到了寧府,姐弟倆便拉手下車,早有賈珍之妻尤氏與賈蓉之妻秦氏婆媳引了許多姬妾丫鬟媳婦等候,迎出儀門。那尤氏只見他們姐弟臉上都紅潤潤的,就笑道∶「半月不見,姐弟倆的顏色又好了許多,容光煥發的。」鳳姐素來能言善道,卻想起方才車上之事,不禁臉上生暈,便支開話去。

旁邊那秦可卿可是跟鳳姐一般有心竅的能人,只似笑非笑的望著寶玉,寶玉看見,臉上一陣發燒,不知不覺放了鳳姐兒的手。後邊丫鬟的車子也到了,襲人上前來為寶玉拭了拭額上的細汗,疑惑道∶「怎麼出這麼一頭汗呢?」寶玉支唔道∶「車上熱哩!」

眾人說笑一回,同入上房來歸坐。秦氏獻茶畢,鳳姐說∶「你們請我來作什麼?有什麼好東西孝敬我,就快獻上來,我還有事呢!」尤氏秦氏未及答話,地下幾個姬妾先就笑說∶「二奶奶今兒不來就罷,既來了就依不得二奶奶了。」正說著,又有賈蓉進來請安,鳳姐卻不拿眼看他。

秦可卿看在眼裡,卻上前笑道∶「今兒巧,上回寶叔立刻要見的我那兄弟,他今兒也在這裡,想在書房裡呢,寶叔何不去瞧一瞧?」寶玉聽了,即便下炕要走。

鳳姐聽人傳過這小秦鍾生得如何風流,心裡早就想見一見,說道∶「既這麼著,何不請進這秦小爺來,讓我也瞧一瞧。難道我見不得他不成?」

尤氏心中暗慮,笑道∶「罷,罷,可以不必見他,比不得咱們家的孩子們,胡打海摔的慣了。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的慣了,乍見了你這破戶,還被人笑話死了呢!」

鳳姐笑道∶「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話就罷了,竟叫這小孩子笑話我不成?」

賈蓉也心懷鬼胎地笑勸道∶「不是這話,他生的靦腆,沒見過大陣仗兒,嬸子見了,沒的生氣。」鳳姐瞪了他一眼道∶「憑他什麼樣兒的,我也要見一見!別放你娘的屁了。再不帶我看看,給你一頓好嘴巴。」賈蓉忙笑嘻嘻的說∶「我不敢扭著啦,這就帶他來。」

說著,果然出去帶進一個小後生來,較寶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舉止風流,竟似在寶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那女兒之態,靦腆含糊,慢向鳳姐作揖問好。

鳳姐心底最喜這樣的美小伙,推推寶玉,笑道∶「比下去了!」便探身一把攜了這孩子的手,就命他在身傍坐了,慢慢的問他,幾歲了,讀什麼書,弟兄幾個,學名喚什麼。言語間十分親昵,秦鍾紅著臉一一答應了。

早有人跑回府報了平兒,平兒知道鳳姐與秦氏厚密,叫人送過來一匹尺頭,兩個「狀元及第」的小金錁子作為見面禮物,鳳姐猶笑說太簡薄等語。秦氏等謝畢。一時吃過飯,尤氏、鳳姐、秦氏等抹骨牌,不在話下。

那寶玉自見了秦鐘的人品出眾,心中似有所失,痴了半日,自己心中又起了呆意,乃自思道∶「天下男兒里竟也有這等人物!如今看來,我竟成了泥豬癩狗了。可恨我為什麼生在這侯門公府之家?若也生在寒門薄宦之家,早得與他交結也不枉生了這一世。我雖如此比他尊貴,可知錦繡紗羅,也不過裹了我這根死木頭,美酒羊羔,也不過填了我這糞窟泥溝,『富貴』二字,不料遭我荼毒了!」

秦鍾自見了寶玉形容出眾,舉止不凡,更兼金冠綉服,驕婢侈童,心中亦自思道∶「果然這寶玉怨不得人溺愛他。可恨我偏生於清寒之家,不能與他耳鬢交接,可知『貧窶』二字限人,亦世間之大不快事。」二人一樣的胡思亂想。

忽然寶玉問他讀什麼書,秦鍾見問,因而答以實話,二人你言我語,十來句後,越覺親密起來。

一時擺上茶果,寶玉便說∶「我兩個又不吃酒,把果子擺在裡間小炕上,我們那裡坐去,省得鬧你們。」於是拉了秦鍾進裡間吃茶。

秦氏一面張羅與鳳姐擺酒果,一面忙進來對寶玉笑道∶「寶叔,你侄兒倘或言語不防頭,你千萬看著我,不要理他。他雖靦腆,卻性子左強,不大隨和此是有的。」寶玉笑道∶「你去罷,我知道了。」秦氏又俯下頭低囑了他兄弟一回,方去陪鳳姐。秦鍾臉上卻紅了起來,不敢看寶玉。

一時鳳姐尤氏又打發人來問寶玉∶「要吃什麼,外面有,只管要去。」寶玉只答應著,卻哪有心思在飲食上,要人把門關上,只與秦鍾親昵說話。

秦鍾說∶「業師於去年病故,家父又年紀老邁,殘疾在身,公務繁冗,因此尚未議及再延師一事,目下不過在家溫習舊課而已,再讀書一事,必須有一、二知己為伴,時常大家討論,才能進益。」

寶玉心中一動,不待他說完便答道∶「正是呢,我們卻有個家塾,合族中有不能延師的,便可入塾讀書,子弟們中亦有親戚在內可以附讀。我因業師上年回家去了,也現荒廢著呢。家父之意,亦欲暫送我去溫習舊書,待明年業師上來,再各自在家裡讀。家祖母因說∶一則家學裡之子弟太多,生恐大家淘氣,反而不好;二則也因我病了幾天,遂暫且耽擱著。如此說來,尊翁如今也為此事懸心。

今日回去,何不稟明就往我們敝塾中來,我亦相伴,彼此有益,豈不是好事?」

秦鍾嫵然應道∶「小侄願為寶叔磨墨滌硯,何不速速的作成,又彼此不致荒廢,又可以常相談聚,又可以慰父母之心,又可以得朋友之樂,豈不是美事?」

語帶雙關,說著眉目間竟似含有無名情意。

寶玉聽在耳里,看在眼裡,不由一陣迷醉,去握秦鐘的手,只覺軟嫩滑膩,哪像男子的手來?道∶「放心,放心,咱們回來告訴你姐夫姐姐和璉二嫂子,你今日回家就稟明令尊,我回去稟明祖母,再無不速成之理。」

二人計議一定,會心一笑,各自心裡銷魂。

寶玉捨不得放開秦鐘的手,著了迷似的拿住撫摸。秦鍾默不作聲,一張玉臉越來越暈,眼裡也朦朧起來,竟比那女子的秋波還要美上三分。寶玉一抬頭,不禁看呆了。

那秦鍾是有經驗的,忽然道∶「寶叔有過似我這樣的朋友嗎?」寶玉聽不明白,卻胡亂答道∶「沒有。像你這樣的人物,天下哪裡找得到第二個?」

秦鍾笑了起來,竟是如花嫵媚,道∶「寶叔你只拿住人家的手做什麼?」寶玉臉上發燒,卻沒放手,盯著他道∶「我原來最討厭男人,不知怎麼見了你,心裡就再也捨不得了。」

秦鍾凝視了寶玉一會,竟起身挪了位子,繞過炕上擺果子的小,坐到他身邊來,在他耳邊吹氣如蘭地說道∶「你心裡真是如此?」寶玉心裡趐壞,點點頭說∶「千真萬確,絲毫無假。」那秦鍾就靠了上來,寶玉慌忙抱住,只覺軟綿娜,腰細如柳,恍若所抱的真是個女人。

秦鍾手臂也圈住了寶玉的腰,昵聲說∶「熱了哩!寶叔,幫我把外衣脫了好嗎?」寶玉心中亂跳,笨手笨腳的幫他松帶解衣,觸到裡邊的粉肌,一樣的滑膩如趐,不禁貪戀,那秦鐘不語,竟迎上

极品粉嫩小女友性感自拍分享专辑(十六)



上一条信息:八美图
下一条信息:郭靖骗奸小龙女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