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笑傲神雕

笑傲神雕

天近拂晓,寒气在林中弥漫。

陶醉在情欲中的黄蓉慢慢清醒过来。

股间又感觉到了硬硬的阳具,硕大的龟头正在股沟探头探脑。

这淫贼倒好本事,黄蓉脸红红的想:这么快就又硬起来了!高潮余韵仍在,黄蓉忍不住美臀翘起,灌满了精液的阴户套上了粗大的肉棍,四下无人,当真是毫无顾忌,轻车熟路,畅快的套弄了两下,只觉得早晨的擎天一柱粗的吓人,感受与晚上不同,更深入,更紧绷。

身下的尤八呢喃了两声小娘子啊好舒服突然伸出手抱住了黄蓉的屁股。

黄蓉大吃一惊,随即察觉他的两手倦怠无力,这下抱住她,只是出于本能,并不是睡穴已解。

放下心来,便感觉到这尤八双手往下使力,下身阳具不断上顶,龟头在柔嫩的阴户内乱撞。

这淫贼!黄蓉忍不住娇吟出身,体内的快感迅速凝聚。

啊!又来了!乳房鼓胀,分泌出香甜的乳汁。

黄蓉螓首后仰,身体在不住耸动,却忽然感觉到:天,快亮了!一发现这个事实,黄蓉就如雪水淋头,瞬间清醒过来,回到了现实。

她是大侠郭靖的妻子,是东邪黄药师的女儿,她还有三个儿女,还有无数的英雄豪杰等着她去解救!她不能只顾自己陶醉在情欲之中!身上的快感还未消除,身下的尤八还在本能的挺动。

黄蓉俯下身,温柔的在尤八脸上印了一吻,低声说道:谢谢你给我的快乐!不过你我今日春风一度,只是巫山一梦!言毕不舍起身,将地上衣裤略一收拾,往后轻飘,疾退入林中。

她来到藏衣物的树下,默默的穿好衣服,心内满是难言的情绪。

一个晚上,与尤八假戏成真,颠鸾倒凤,大大对不起靖哥哥;可是过错却在自己身上。

要不是靖哥哥那么久没碰我,我又怎么会上那个淫贼的当!黄蓉恨恨的想,不由对郭靖产生了无穷的怨怼;眼前掠过尤八那可恶的面容,啊!黄蓉脑海中闪过尤八抱着自己丰满的大奶子大吮,一会又是他抱住自己的屁股笨拙的耸动,羞死了!黄蓉的双手不自觉的在自己的傲人双峰上划过,一面思忖,等会是否还要和他一起上路?想到要和尤八一起上路,芳心不由又是害怕又是期待。

一切看天意吧!若是他能赶上,那我就黄蓉脸红红的想。

哎呀!这时林中传来一声惊叫。

这大笨牛醒了!黄蓉心里忽然充满了恶作剧的快乐。

不知道这淫贼发现身上的痕迹会怎么想!黄蓉仿佛又回到当年与郭靖逍遥江湖的年代,心内的烦恼不觉消失大半。

回到客栈,店伙计已在擦桌抹凳,生火做饭。

一些早起的客人在收拾行李。

黄蓉匆匆回到房里,倒在床上假寐。

身体劳累了一晚,虽武功高强,也颇感疲倦;精神却极为亢奋,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整晚狂欢的画面不时掠过。

一时想到对不起郭靖,便懊悔不已;一时想到尤八,便情难自已;又忽而想到尤八的伏凤十八手,不觉悠然神往;反应过来,又羞得恨不得钻到被窝里去。

正在情热如沸的当儿,门外响起尤八的大嗓门:黄九兄弟在吗?黄蓉一惊,知道自己情绪太乱,以致人来到门外都不知道。

坐起身,发觉双峰鼓胀,奶汁渗出来,往裆下一摸,湿淋淋的。

啐了一声:昨晚还没喂饱你!打了阴户一下,赶紧找干布擦了擦,又整了整衣服,摸了摸面具,这才打开门。

一开门,就见尤八晃晃悠悠走进来,看见黄蓉,好比见了亲人,张开双臂就抱上来:黄兄弟,你可得救救我!黄蓉一矮身,钻到尤八背后一推,尤八踉踉跄跄跌出去,正好扑到床上。

尤八就势扒在被子上,嘴里呜呜咽咽的说道:黄兄弟,你可一定得救救我!黄蓉思忖道:难道遇上了大敌?却听尤八说道:我昨天晚上遇到了女鬼!黄蓉不由扑哧一笑,忙伸手捂住嘴,瞪着尤八道:看什么看!尤八指着她目瞪口呆,半晌才说:兄弟这下好像女人!黄蓉知道经过昨晚的交欢,自己对尤八实已失去了戒心,这才露出女儿相来,赶紧正心诚意,心里念叨:我是郭靖的妻子,我是芙儿、襄儿、破虏的母亲,不可便宜了这淫贼!念了好几遍,抬眼向尤八看去,发现这厮正贼眼溜溜的打量自己。

赶紧转移注意力,咳了一声,问道:哥哥遇鬼之事,还请细说。

这个问题正对尤八心肺,拍了拍床沿,往里挪了挪身子,对黄蓉道:兄弟且坐,待哥哥说与你听。

仰躺在床上,双手枕头,说道,哥哥几日未近女人,当真是憋得火烧火燎,半夜顶得老高,恨不得一下来十个八个美女,一解心头之火黄蓉听得难受,一眼又瞥见尤八下身那鼓鼓囊囊一大团,脸红耳赤,不敢坐过去,站着又太过着迹,于是倒了杯水,端给尤八,道:哥哥喝杯水,慢慢说。

尤八不接水,盯着黄蓉道:兄弟信不信哥哥的话?信,怎能不信!黄蓉将水端近尤八嘴边,说:我还知道哥哥伏凤十八手,无往不利呢!尤八慢慢伸手,捉住黄蓉手臂,拉她坐在身边,也不用手,只用口去就杯子,似有意若无意,含住黄蓉的手指,吮了一大口水,赞道:兄弟的水真好味!黄蓉却有如被雷劈中,她明明有千百种方法可以躲开,却偏偏动弹不得;大抵初尝性滋味的男女,最是痴缠,一见面,身体里仿佛有吸力似的。

黄蓉不久才从尤八身上爬起来,甜美的性爱令她的身体对尤八的身体渴盼不已,这时对尤八的轻薄自然是毫无抗力。

她浑身的火焰仿佛都从被抓到的手臂,被吮吸到的手指喷涌出来,熟悉的快感一下海潮般涌来,使得她一下仿佛失聪似的,任由尤八戏弄。

那边厢尤八一只手环着黄蓉的腰,一只手取下杯子,笑道:我们兄弟来个联床夜话!搂着黄蓉滚到床上,手一下伸进黄蓉的衣服里,道:兄弟果然是女人!怪道我总觉得有点异样!嘴隔着衣服咬着挺起的蓓蕾,啧啧出声。

黄蓉娇躯发软,乳液四溢,双腿交叉厮磨,身体上挺如弓。

双手推在尤八胸前,娇软无力,心里却知道绝不能让尤八得逞。

纤手微一用力,压住尤八,尤八挣不动。

淫贼自有淫贼的法子,尤八伸出长舌,冲黄蓉手上乱舔,舒痒的感觉似火一般直烧到黄蓉心里,黄蓉忙不叠的松手。

尤八一声怪笑,凑近咬了她耳垂一口,说:兄弟不从,我尤八绝不勉强。

黄蓉松了一口气。

尤八的手却毫不放松,在她丰满的乳房上弹捏揉抹,无所不为。

乳液汩汩,下体也滑湿不堪,心里暗恨:这小贼说不惹我,手却如此下作!欲待翻脸,心实不舍;若要就此让尤八得逞,心又不甘。

忽然耳朵里一阵发痒,直痒到心里,原来是尤八往里吹气,对她悄悄地说:兄弟这双奶子最是妙物!这句话恍若火上浇油,黄蓉正在天人交战,闻言再也难耐熊熊欲火,咬牙暗道:罢罢罢,姑奶奶就放纵一回,反正这尤八不知我是我!玉手一探,抓住了尤八的阳具,只觉挺硬如铁,隔着裤子撸动了几下

清纯可爱的KIMO女孩



上一条信息:笑傲江湖令狐冲
下一条信息:古墓龙女之师徒练春功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