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陈三成的艳遇

陈三成的艳遇

一、寡妇欲情

一弯新月初上,野林群马倦飞,均回巢里休息,道上野花随风飘香,凉风送爽,令人精神为之心怡神朗,这是一幅夷末晚景。在香港半山区的姻缘路上,正有一对中年情侣在竹林野草丛中,搂作一团,初时他们说些情话,后来说到情浓处,互相抚弄身上的器官,因此丑态百出,倍加情动的蠢动起来!

这对男女,男的叫做陈三成,是一个厨师,女的叫做丁映雪,是个新寡妇。

陈三成到了晚上闲暇时,便约丁映雪到半山上的姻缘道上谈心。

这时陈三成被她弄得阳具硬直,心痒难禁,索性把丁映雪拖到密林深处的野草丛中去,此处幽僻异常,少有人到,真是别有天地的了!

丁映雪这个新寡妇,性欲冲动得迷了本性,亟需男人来给她性活,安慰心灵的了。

祇见她一边解衣裤,一边推了推陈三成的胳膊,眉开眼笑的说道:“三成哥,我自从丈夫死后,许久未有人弄耸过,今夜被你摸弄,我心动神驰,破题儿与你来弄弄,但你不要弄耸完后,忘记了我的呀!”

陈三成笑道:“我的心肝妹妹,你是我的心爱情友,又是我的灵魂,我爱你,我永久的爱你!”

当下丁映雪听了他话,把小口呶了一呶,笑道:“你老是说这些不成样的痴话,好罢,我相信了你啦!”

陈三成把裤子脱了下来,然后也替她把衣裤脱去,掷在地上。

丁映雪倚身在竹林之间、野树之下。

陈三成把她身子扶起来,靠在野树的枝干上,挂起她的双脚,勾住在枝干上,因此臂部腾空,阴部高张,淫水涓涓而下,那阴户也张了开来。

这时陈三成把那挺高的阳具,对准在枝干上的阴户插去,可是偏差了一点,却顶到她的屁股上去,不是插到阴户内。

陈三成插兀了几下,仍不能插中她的穴道,因此引得丁映雪笑吃吃的娇声道:“三成哥,我的阴户在这里啦,你老是顶那屁股作什么?不如我替你带引进入去罢!”

她说罢,伸手下去拿住了他的阳具,只觉得那阳具胀得大大的,形如一根粗毛竹,不由得暗说一句:“好宏大的家伙!”

便引导入她的阴户而去。

陈三成不费什么气力,祇将阳具一顶,像顺水推舟般,早已尽根而入。

陈三成稍稍用力去抽插,只见那阴户的淫水,滑腻腻、湿淋淋的糊成一片了。她那肉腾腾、紧固固的阴户,经过了阳具用力的抽弄,洞内便发出一阵连续着的吱唧吱唧的响声,使人听了后,倍觉心里兴奋,从而产生无穷的滋味!

丁映雪乐得媚眼半合,不由得轻轻的打了他一下屁股,笑声吃吃的说道:“好一条粗如毛竹的阳具,给我无穷的性活,真是美极了,三成哥,请你用力的插入来吧!”

陈三成见她这样的甜美,知道她如久旱逢甘露,因此也出力的抽插起来,博取她的欢心。

这时丁映雪的淫水流得更多,陈三成的抽插完全不费气力,但想泄出精液来便很难的了,因为他的龟头被滑溜溜的淫水包裹着,毫无阻碍的溜出滑入,变作没甚刺激!

可是,此时已到了月挂中天,夜凉如水,月光已是不早。

丁映雪不禁心急起来,道:“呀,时已午夜了,赶快弄完,我还要回家去的。你怎么还不把精子泄出来?真是急死人了!”

陈三成见她这样的催促,心里也觉得泄精不是一件易事,于是笑着答道:“雪妹,这也怪我不得,只因你的阴穴生得太宽。要是狭窄一些儿,我早已把精泄出来了!我们来个补救的吧。你权且将双脚放下来,将两腿夹紧一点,或许这样容易泄出来的。”

丁映雪依照他所说的话,把双腿吊了下来,还紧紧的夹着。陈三成也加紧的将阳具对正她的阴户上插去。

这一次双方用力,大家都发出了一些呻吟的声息,两个肉儿相贴,汗水满身,在晚风吹袭下,只见他们两人仍是汗流挟背。

陈三成那阳具上的龟头,在插入时都擦着她的阴唇,然后紧紧的挺入,因此不到数十回,已觉得那龟头上一片酸痒,过不了多时,陈三成的阳具起了阵阵的变化,口里哼着浪语道:“泄啦!泄啦!我的可人儿,你觉得么?”

丁映雪见他喊出这呼嫕,于是伏身不动,双手扶着他的背部。但觉阴户里,有一团团的热气,直烫到花心里去,烫得非常的好受,口里带着快乐的笑声,道:“三成哥,你的阳具,果然真的将精子泄出来啦!”

陈三成这时有气没力的,祇是点了点头,作为回答给她的问话。

这一场野林交合,便算完场。所留下的,仅是草上的一滩滑腻腻的淫水罢了。

二人清理了身上的汗水,和下体的污渍后,便穿回了衣服,各目出了竹林,分途下山而去。——————————————————————————–

二、工友艳情

陈三成自从弄过了那新寡妇丁映雪后,他又看中了家中的侍婢兰花。兰花原是与他一同受雇在一家富贵人家里,大家份属工友,平时有说有笑,在日夕相对之下,陈三成对她遂起淫心,久欲占有她的一切,但苦无机会。

恰巧有一次,主人家做寿辰,大筳亲友,兰花在厨房中,帮他料里杂物,直至深夜后,才有暇用膳。

席间,陈三成倒了一杯酒,劝兰花少饮一些,而舒身困倦。

兰花呷了几口,便粉脸通红,头昏脑胀,摇摇欲坠。

饭后,兰花觉得闷热异常,便起身到花园去纳凉,陈三成暗里跟在她的身后。这时一阵阵凉风吹来,她的酒意似觉清醒少许,胸中也觉舒畅很多。

可是给凉风一吹,酒在胃中颠倒起来,突然一阵子头昏,倒在地上呕吐狼藉,兰花只得伏在石桌上假寝休息。

陈三成见了这情形,心里大喜,忙上前一把的将她抱到自己的房中去。见她沉沉入睡,就乘机将她的衣服除去,并将她的身子仰卧着。

祇见兰花这一个俏婢,身体白白的,双乳圆圆大大,乳头尖尖的鲜红艳丽,柳腰细细的,及至看到她的大腿上的阴户,高高的隆起。

陈三成伸手抚摸下去,那阴阜嫩嫩滑滑,完全洁白,并无一根毛儿;那中间的一条红缝,鲜红欲滴的;那两片阴唇,包住了那阴道口;那阴户尖尖的挺起。看得他心动魂飞,血脉奋张的阳具也高高的勃了起来。

陈三成越看越心动,于是不顾一切的将裤子脱了下来,心里说道:“兰花妹妹,对不起你了!”

说罢,用口中的涎沫吐在掌上,将一些抹在她的阴户上,然后又涂上一些在阳具上,随即使个饿虎擒羊式的伏在她的身上,手中握住了自己的阳具,龟头尖对准了她那阴道,另一手略略挣开她的阴唇,用力的将阳具一顶,祇见那龟头已入了一些,可是,因为她的阴户淫水全无,干涩涩的不能全入尽去。

这时的兰花,突觉自己的阴户一阵疼痛,忙挣眼一看,

台球女郎香肩美臀神态娇媚,嫩滑的肌肤如冰似雪



上一条信息:射雕之不为人知的故事
下一条信息:姚滴珠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