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水雲間

水雲間

第一部 最初的故事

第一章發現

「娘,楊哥哥他又不好好地練武了,在那裡做什麼詩了。」一個穿著紫衣的少女半躺在一位年輕美婦的懷裡,把臉緊貼著美婦的腰部,撒嬌道。

那美婦高挺的罄鼻,小巧的兩片紅唇,兩道淡淡的娥眉襯托著她那溫柔似水的眼神,身穿一件淡黃色的羅衫,肩披一層半透明的輕紗,正坐在紅木椅上。只見她愛憐地拍了拍那少女的頭,輕卷淡眉,柔聲道:「怎麼了?士元他又惹你生氣了?你也不小了,不要老是纏著人家。你要是真喜歡他,我就和你爹做主,把你許配給他,怎樣?玲兒,你也是到了嫁人的時候了。」

那被喚作玲兒的少女急忙抬起頭來,坐到了美婦的腿上,一張白皙的小臉漲了個通紅,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直瞪得圓圓的,模樣看上去倒和那美婦有七、八分相似,她淡唇微微一翹,道:「誰要嫁給他了。」接著,她又把頭埋在了美婦挺滿的雙胸上磨蹭,嬌道:「娘……,我還小呢,還想多呆在你和爹爹身邊,孝順你們呢。這事以後再說嘛。」

美婦輕抬左袖,放在小嘴邊,小聲地笑了兩聲,道:「那過幾年呢?這事是不是就可以說了呢?」

「娘,你笑話人家,你笑話人家,女兒不依,不依嘛。」玲兒羞道。

美婦站起身來,對著身旁的小女孩道:「我們去看看你的楊哥哥吧。」

推開房門,即可見到一道淡淡的山霧纏繞著整間宅院,宅院座落在一個小小的山坡上,宅院中共有九間房,位處中間的房子門前一條彎彎曲曲的小徑通向宅院大門,小徑兩旁種滿了各種奇花異草,一陣微風吹來,滿園皆香,連綿起伏的山峰卧在左側房間旁不遠處,而房間後面則是一片稍有傾斜的草地,最右側的一間房間緊靠著一條蜿蜒的小溪,仔細聆聽,溪水叮咚叮咚潺流不覺,整個宅院的四周除了東面外,皆被茂密的森林所圍繞著,而宅院大門前一條不算寬敞的山路似乎是通往山下的。

如此倚山傍水的仙境怎麼會沒有響亮的名聲呢?此處名曰--水雲間,乃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山水詩派的居地。

山水詩派的創門祖師據說是唐代詩人孟浩然的後人(孟浩然:中國古代的著名詩人,唐代山水詩派的代表人物),雖說山水詩派一直人丁稀少,可是每代總會冒出一兩個出色的弟子站在了整個江湖的頂端。而當年太祖朱元璋起兵反元、成祖朱棣靖難之役中,山水詩派的第四代弟子--孟昭岩跟著武當三豐道人為二帝立下不少汗馬功勞,一舉奠定山水詩派在江湖上如日中天的地位。

那美婦人正是山水詩派掌門水雲龍孟崢的妻子,江湖上人稱溫柔似水,浮雲一劍的曾婉柔,而在她身邊的紫衣少女則是她唯一的愛女,孟玲。

只見曾婉柔左手輕牽起玲兒,小步向屋後的草地行去。

但聽一道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

 江湖迢迢路,風雨千萬重。 壯士幾何憂,一笑解千愁。

一道藍色的身影應聲而動,隨風起舞,「嗖,嗖,嗖。」只見劍影閃過,草地上已經留下了一個個深深的足印。

「楊哥哥,你練的好好呀,這是什麼劍法?我怎麼從來沒有看到過?」玲兒轉過神來,對著她娘道:「娘……,你好偏心哦,只教楊哥哥,卻不肯教我。我看呀,娘更喜歡楊哥哥。」

婉柔泛起一陣紅暈,別過頭去,連忙啐道:「小丫頭,你胡說些什麼呀,看我下次不撕爛你的嘴。」接著,她仍不住又偷偷瞄了一下藍衣人,臉上的紅暈更甚。

那藍衣人站穩身子,只見他劍眉星目,身直高挺,長髮髻在頭上,露出一雙大耳,一張尚未成熟的臉上帶著幾分書卷氣,幾滴晶瑩的汗珠掛著其上,好一個英俊瀟洒的少年。

玲兒跑上前去,從懷裡掏出一塊沾滿香氣的小手帕,小心的擦著那藍衣人臉上的汗珠,心痛地道:「楊哥哥,練功也不用這麼辛苦嘛,你的武功已經很高了呀。」

婉柔好不容易穩定了自己的情緒,道:「士元,你的劍術的確已經很高了,所欠缺的也只是內勁稍顯不足,不過切不可驕傲自滿,要知道,學無止境,你現在的成就在真正的高手眼裡也只是剛剛起步罷了。」

楊士元聽完後連忙道:「是,師娘,徒兒緊記。」

接著,婉柔又對玲兒解釋道:「傻丫頭,你楊哥哥的劍法是根據他自己所做的詩自創的。」

玲兒驚道:「什麼?自創劍法?」

「對,當年,我們的祖師爺棄筆從戎,保宋抗元的時候,據說就是從一首詩中領悟到了劍道,創出了清風劍法。」

玲兒走到婉柔身邊,道:「可是楊哥哥才多大呀?他怎麼也能自創劍法?」

婉柔耐性解釋道:「當年祖師爺創出清風劍法的時候也大不了士元幾歲,你楊哥哥從小學劍,兼又天資聰敏,當然能自創劍法咯。」

玲兒一臉崇敬地望著楊士元,道:「楊哥哥,你好厲害哦。」

楊士元微微一笑,復又練起劍來。

「玲兒,我們不要打擾你楊哥哥練劍了,我們走吧。士元,你等會兒練完劍後,到我房間來一趟。」婉柔臨走時叮囑道。

傍晚時分。

「咚,咚,咚。」

「進來吧。」

楊士元輕推開師娘房間的大門,一股婦人迷人的香氣迎面撲鼻而來,楊士元不由一陣心慌意亂。

楊士元定了定神,道:「不知師娘找我有何事?」

婉柔道:「士元,同輩弟子中,以你的天份最高,山水詩派的興亡就指望你了。再說,我們孟楊兩家又是世交,我……我也很期待你能功成名就呀。」

婉柔說到這裡,頓了一頓,貝齒暗咬雙唇,嬌艷的俏臉上布滿了一層細汗,欲言又止。屋內一片寂靜,漸漸地,楊士元臉上似乎也有了尷尬之色。房間里的氣氛似乎一下子詭異了起來,房內只聽到婉柔怦怦的心跳聲和楊士元越來越粗的喘氣聲。終於,婉柔銀牙一咬,下定決心,道:「士元,你現在還……還年輕,有些想法也不成熟,可是再怎麼說,我……我也是你師娘,而且還是玲兒的……的娘,玲兒以後和你…………,你……你要好自為之……不……不要去……去想些……旁門左道。」婉柔的聲音逐漸輕了下了,說到後來,已是聲若蚊蠅,幾不可聞。

婉柔低頭整了整思緒,聲音復又響亮了起來:「士元,你最近早上晨練一直不去,這樣影響很不好,再怎麼說,你也是派里的三師哥,你帶頭偷懶,下面的師弟,師妹們又怎會努力呢?」

「士元知錯了,士元明天一定去。」楊士元連忙道。

婉柔臉色已經恢復了平靜,她擺擺手,道:「好了,你走吧,回去好好想想我今天和你說的話。」

楊士元向婉柔請了個安,退了出去。

「今天師娘好奇怪呀,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做錯了什麼事了?」士元走在花園小徑中,腦中一頭霧水,口裡喃喃道。

不好!!!!士元猛然想起一件事來,暗叫道,拔腿往自己的房間里跑去。

只聽到一聲急促的開門聲,接著是雜亂的翻箱倒櫃的聲音。半

魅力夜景之 迷失女孩的微笑



上一条信息:穆桂英外传
下一条信息:废都碎瓦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