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废都碎瓦

废都碎瓦

由贾平凹《废都》摘编山村野老 一九九八……

庄之蝶让唐宛儿坐下,说道:“你是有福的,就你这长相,也不是薄命人。过去的事过去了。现在不是很好吗?”

唐宛儿说:“这算什么日子?西京虽好,可哪里是我长居的地方?庄老师你还会看相,就再给我看看。”

妇人将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伸过来,放在庄之蝶的膝盖上了。

庄之蝶握过手来,心里是异样的感觉,胡乱说过一气,就讲相书上关于女人贵贱的特征,如何额平圆者贵凹凸者贱,鼻耸直者贵陷者贱,发光润者贵枯涩者贱,脚跗高者负扁薄者贱。

妇人听了,一一对照,洋洋自得起来。只是不明白脚怎么个算是跗高,庄之蝶动手去按她的脚踩下的方位,手要按到了,却停住,空里指了一下,妇人却脱了鞋,将脚竟能扳上来,几乎要挨着那脸了。

庄之蝶谅讶她腿功这么柔韧,看那脚时,见小巧玲珑,脚跗高得几乎和小腿没有过渡,脚心便十分空虚,能放下一枚杏子,而嫩得如一节一节笋尖的趾头,大脚趾老长,后边依次短下来,小脚趾还一张一合地动。

庄之蝶 从未见过这么美的脚,差不多要长啸了!

看着妇人重新穿好袜子和鞋,间:“你穿多大的鞋?”

妇人说:“三十五号码的。我这么大的个,脚太小,有些失比例了。”

庄之蝶一个闪笑,站起来说:“这就活该是你的鞋了!”

从兜里取了那双皮鞋给妇人。

唐宛儿说:“这么漂亮的!多少钱?”

庄之蝶说:“你要付钱吗?算了,送了你了!”

妇人看着庄之蝶,庄之蝶说:“穿上吧!”

庄之蝶又说:“有个叫唐图的,是你什么人?”

唐宛儿说:“是我弟弟,他喜欢夸夸其谈,那件事知道的,我弟弟人不太实在,老以为和一些稍微有知名度的人争争拗拗就有满足感,都不怕骚扰人家的正常工作!喂!别跟他一般见识啦!今天你准备把我怎样?”

“这里不方便,跟我来。”庄之蝶说完便出门。

唐宛儿随后到了七零三房间,庄之蝶一下子关了门,就把妇人抱起来。

妇人乖觉,任他抱了,且双腿交合在他腰际,双手攀了他脖颈,竟如安坐在庄之蝶的双手上。

妇人说:“瞧你刚才那个小心样子,现在就这么疯了?”

庄之蝶只是嘿嘿笑,说:“我好不想你,昨儿晚上还梦到了你,你猜怎么着,我背你上山,背了一夜。”

妇人说:“那真不怕累死了你!”

庄之蝶就把妇人放在床上,揉着如揉一团软面。

妇女笑得咯儿咯儿喘,突然说:“不敢动的,一动下边都流水儿了。”

庄之蝶一时性起,一边咽着泛上来的口水,一边要剥妇人的衣裙。

妇人站起却自己把衣裙脱了,说走路出了汗,味儿不好,她要冲个澡的。

庄之蝶就去里间浴池里放水,让她去洗,自个平静下心在床边也脱了衣服等待。

一等等不来,几自推了浴室门,见妇人一头长发披散,一条白生生身子立于浴盆,一手拿了喷头,一手揣那丰乳,便扑过去。

妇人顿时酥软,丢了喷头,坐进浴盆里,庄之蝶拿块凳坐在旁边,上下其手,一时捏弄奶子,一时挖弄牝户,一时又去吻她的嘴脸,忙个不乐亦乎。

妇人的头枕在盆沿,长发一直撒在地上,任庄之蝶在仰直的脖子上咬下四个红牙印儿,方说:“别让头发沾了水。”

庄之蝶才爬起来,关了喷头,将她平平的端出来放在床上。

床头是一面小桌,桌上面的墙上嵌有一面巨镜,妇人就在镜里看了一会,笑着说:

“你瞧瞧你自己,哪儿像个作家。

庄之蝶说:“作家应该是什么样儿?”

妇人说:“应该文文雅雅吧!人家对稿的,都懂得大谈‘合理性’,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你这个作家大作家就那么没廉耻!”

庄之蝶说:“哈哈!那小子闭着眼睛说瞎话,我现在就来将你欺!”

说着就把妇人双腿举起,去看那一处穴位,羞得妇人忙说:“不,不的。”

却再无力说话,早有一股东西涌出,随后就拉了被子垫在头下,只在镜里看着。

庄之蝶已箭在弦上,扑上身去,就一阵没头没脑的狂插急抽去来。

直到妇人口里喊叫起来,庄之蝶忙上来用舌头堵住,两人都只有吭吭喘气。

妇人说:“要命的,你夺了我的魂了!”

庄之蝶说:“还没出来哩!要不要做预防措施?”

妇人说:“你射进去吧!我是有备而来的!”

庄之蝶又是一阵急动,才贴紧妇人的下盘,两扇屁股急剧抽搐。

完事后,妇人亮着裸体坐起,望着淫液浪汁横溢的牝户说道:“你出得好多!”

庄之蝶说:“有没有见到你阴唇上有一颗痣?”

妇人听说她那里竟有一颗痣的,对着镜寻着看了,心想庄之蝶太是爱她。潼关的那个工人没有发现,老公也没有发现,连她自己也没发现,就说:“有痣好不好?”

庄之蝶说:“可能好吧,我这里也有痣的。”

看时,果然也有一颗。

妇人说:“这就好了,以后走到天尽头,我们谁也找得着谁了!”

说毕,却问:“门关好了没,中午不会有人来吧?”

庄之蝶说:“你现在才记起门来了,我一个人的房间,没人的。”

次日,唐宛儿又来找庄之蝶。

关门之后,妇人就让庄之蝶抱她在怀,说:“咱一来就干这事,热劲倒比年轻时还热!”

庄之蝶抬头看她的时候,她就吟吟地给他笑,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说些什么,后来就说:

“今天一个乡里人到北大街,四处找不到厕所,瞧见一个没人的墙根,就极快地拉了大便,刚提裤子,警察就过来了,他忙将头上的草帽取下来把大便盖了,并拿手住。警察问:‘干什么?’乡里人说:‘逮雀儿。’警察就要揭草帽。乡里人说:‘不敢揭的,待我去那家店里头拿个鸟笼来!’,就逃之夭夭,而警察却一直那幺小心地按着草帽。有意思吧?”

庄之蝶笑了一下,说:“有意思。可我们要干好事,你却说大便。”

唐宛儿就叫道:“哎哟,你瞧我!”

倒拿拳头自己打自己头,然后笑着去厨房拿手巾。

她那修长的双腿,登了高跟鞋,走一字儿步伐。手巾取来了,庄之蝶一边擦着嘴一边说:“宛儿,平日倒没注意,你走路姿势这么美的!”

妇人说:“你看出来啦?我这左脚原有一点外撇,我最近有意在修正,走一字儿步伐。

庄之蝶说“你再走着让我看看。”

妇人转过身去,走了几下,却回头一个媚笑、拉开厕所门进去了。

庄之蝶听着那哗哗的撒尿声,如石涧春水,就走过去,一把把门儿拉开了,妇人白花花的臀部正坐在便桶上。

妇人说:“你出去,这里味儿不好。”庄之蝶偏不走,突然间把她从便桶上就那么坐着的姿势抱出来了。

妇人说:“今日不行的,有那个了。”

果然裤头里夹着卫生巾。庄之蝶却说:“我不,我要你的,宛儿,我需要你!”

妇人也便顺从他了。

他们在床上铺上了厚厚的纸,唐宛儿仰卧下去,两条白玉的嫩腿举高起

90后嫩模刘璐璐性感写真,黑丝美腿男人致命的毒药



上一条信息:水雲間
下一条信息:鸳鸯交欢诱君子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