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乱伦配

乱伦配

此乃某旧杂志中‘古艳奇谭’连载,凡夫选摘改编为网络故事。——————————————————————————–

唐朝中宗年间,江西抚州,有一户穷等人家,姓花。

花家男主人不幸中年去世了,留下了孤儿寡母,境况十分凄凉。

花氏自从丧夫之后,根据古代封建传统,没有再嫁,而是把儿子抚养成+人。

花氏的儿子花国栋,很有志气,在艰苦的生活环境中,发奋读书。

这一年,花国栋正好二十岁。

青春焕发,风华正茂,花氏眼看儿子长得一表人才,又喜又愁。

咦!她有什么好愁的呢?

原来,古代的女子,十五六岁就要出嫁,古代的男子,十八岁就要成亲了。

花国栋今年廿岁了,依然是名单身汉,怎不叫当母亲的心急呢?

可是,急归急,花氏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原因只有一个字:“穷!”

家裹的经济生活,完全靠花氏给人家洗衣服维持。

洗衣赚来的钱实在少得可怜,维持吃饭问题,已经十分勉强,更谈不上储蓄起来,给儿子作聘金了。

花氏到处向人借钱,可是,大家都知道她根本无力还债,谁也不肯借给她。

怎么办办呢?花氏急得寝食不安。

“国栋是花家的唯一骨肉,如果娶不到妻子,花家就要断后了!”

花氏左思右想,绞尽脑汁:“到底有什么办法,才可以借到钱哩?”

不想还好,越想越困难,借钱是要还的,自己长年洗衣服,根本还不起钱,唯一的希望就寄托住儿子身上,希望他将来能考上个状元,这就有钱还债了。

但是,这毕竟只是个幻想!

眼看花家真的要绝后了!花氏觉得自己对不起死去的丈夫,痛苦万分!

突然间,她想起一个人来!

“有救了!”花氏忍不住叫了起来:“只要找到娟娟,就有救了!她一定肯借!”

娟娟是谁呢?

原来,娟娟和花氏是童年时代的好友,两人曾经结拜过。

到了十五岁的时候,娟娟和花氏这对死党才分手,各自嫁人。

“听说娟娟嫁到杭州府,夫家还不错,如果我向她借,她一定不会推托的!”

花氏越想越有信心,于是急忙收拾行装赴杭州向女友求助,跟儿子花国栋交代了事情,自己便乘船沿长江而下,直赴杭州,寻找娟娟。

长江流急,只有二天的时间,船便到了杭州。花氏上了岸,也不知道娟娟的地址,幸亏她还记得娟娟的夫家姓叶,是个布商。

“请问,有姓叶的布行吗?”

花氏走在大街上,逢人便打听,也有知道的,便给她指了方向。

到了布行,花氏问一老者:“请问,这是姓叶的布行吗?”

老者答:“是啊!”

花氏再问:“请问老板在吗?”

老者答:“我就是老板啊!”

花氏一看这位叶老板,约六十岁模样,似乎不像是娟娟的丈夫便问道:

“请问,你的夫人是不是叫娟娟?”

叶老板大笑:“我有三个老婆,可是,偏偏没有一个名叫娟娟。”

花氏不由失望地准备离开,突然又不死心地再问:“请问,杭州城内,还有没有姓叶的布行?”

“没有了,唯有我一家。”

花氏彻底绝望了!

心想:“完了!找不到娟娟,借不到钱,国栋娶不到老婆,我没脸回去了。”

花氏正在心乱如麻之际,只见那个六十多岁的叶老板突然叫住她。

“且慢,我记得十多年前,杭州城还有另外一家姓叶的布行,后来破产倒闭了,不过我记得他的夫人好像就叫娟娟!”

“真的吗?”花氏喜出望外:“你还记得她的地址吗?”

“好像在城隍庙旁边。”

“谢谢,谢谢。”

花氏一路问路,找到了城隍庙。

果然,庙边一座茅屋,一个女人坐在屋外洗衣服。

“娟娟!”

虽然分别了二十年,娟娟是风采依然。她作梦也没想到在此看见老友。

“梅梅!”

两人紧紧拥抱,流下了喜悦的眼泪。

“梅梅,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花氏抬头一看,娟娟的茅屋又破烂又肮脏,看起来,她也很贫穷。

“唉!别提了!”

于是花氏把自己的来意,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娟娟,然后说:“现在,看到你也是洗衣服为生,我知道你跟我差不多,借钱的事……”

娟娟突然打断花氏:“借钱,我没办法,我现在连买米的钱也没有。”

“我知道,别提了。”

“但是,你想给你儿子娶妻,我倒有办法。”

“可是,我没钱啊!”

“不要你一文钱聘礼!”

花氏目瞪口呆:“不要聘礼?”

娟娟笑着:“我认识一个朋友,人也长得不错,就是年纪大了一些,大约廿七八岁左右,新近死了丈夫,急欲改嫁,宁愿不要聘金。”

花氏一听,犹豫起来道:“娶一个寡妇,会给人家笑话。”

“傻瓜,这裹是杭州,你把她带到江西,谁晓得她底细?”

花氏一听,有道理,反正自己没钱,能找到个不要钱的儿媳已经十分难得了。

“好吧,什么时候见个面啊?”

“不用见了,夜长梦多,万一来了个有聘金的男人,就把她抢走了。”

“那怎么办?”

“你马上乘今天下午的船回江西,我叫她自己到码头上找你,立刻离开杭州!”

花氏连连点头,赶快回码头订船去了。

到了下午,花氏便焦急不安地站在船头上,等待儿媳妇的到来。果然,不一会儿功夫,只见一个中年女子,施施然走到码头来,低头万福道:

“是花氏吗?我是娟娟叫来的。”

花氏抬头一看,只见这女子浓妆艳抹,十分漂亮,不由大喜。

“快上船了。”花氏扶着这女子上了船。

船家用篙一点,帆船便向江内驶去。

花氏坐在船舱中,仔细打量这女子,觉得十分面熟,一时又想不起在那裹见过。

她又仔细观察,猛然间醒悟过来!

“你就是娟娟!”

艳抹浓妆的娟娟这才抬头笑了起来。

“娟娟,你开什么玩笑嘛,船已经开了,我的儿媳妇不见了!”

“放心吧梅娘,”娟娟一笑:“其实,根本没有那个廿七八岁的小寡妇,是我在骗你的。”

“你骗得我好惨!我儿子的老婆怎么办?”

“你儿子的老婆,就在这裹啊!”

“什么?你……?”

“不错。”娟娟嫣然一笑:“我打算嫁给你儿子。”

“胡闹!你已经卅六岁了!”

“但、是我这一打扮,跟廿七八岁差不多,刚才上船时,你不是也看不出来吗?”

“但是,你怎么可以当我儿媳呢?”

“穷字当头,就不要太计较了,你想想,除了我,任何一个女人肯不要聘金吗?除了我,任何一个女人肯嫁到你们贫穷人家吗?”

花氏一听,不由低头深思:娟娟如此牺牲自己,完全是仗义帮忙,使花家可以有个后代,使儿子可以安心读书。

“娟娟,我真不知如何感激你!”

花氏望着自已这位知己,十分感动。

船逆流而行,几日之后,到了江花氏带着娟娟,来到家中,然后把儿子叫来。

“国栋,你知道娘亲金钱有限,所以这次到杭

金发机车女郎爆乳翘臀高清性感写真



上一条信息:淫乱的蟠桃盛会
下一条信息:唐明皇与杨玉环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