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白玫瑰疯狂的魔女

白玫瑰疯狂的魔女

“嗯,啊,噢……”

一张华丽的大床上,一对浑身赤裸的男女,正做着人类最原始、最本能的活塞运动。女人身材娇小却体态丰腴,她躺在男人的身下不停扭动着自己堪堪一握的纤腰,一双线条无比优美的白皙大腿紧紧的环绕住男人的身体,似乎要让男人的冲刺更加的深入。她那如水蜜桃般的丰臀也迎合男人的动作而挺动着,雪白的臀缝间早已挂满了晶亮的阴精与淫液。

“呼,呼,你这个小骚货,下面真紧!真紧!”男人如风箱般粗喘着,蒲扇般巨大的手掌牢牢的握着女人的柳腰,圆瞪的虎目中射出赤红的光芒。他的全身早已大汗淋漓,像一只野兽般挺动着腰身,粗长的阳具在女人的肉穴中如打桩机般进出,“叽,啧”的水声中带出无数因为摩擦而变成泡沫状的淫液。

“噢,噢,快点,再快点,用力,用力……”女人娇喘着、呻吟着,像是一头专为性爱而生的牲畜般拚命的迎合着男人的动作,胸前丰硕的双丸荡漾出一片雪白的波浪。

“我要操烂你!骚货,操烂你,婊子!呼,呼……”男人也如野兽般狂呼着,巨掌挥下,很很的打在女人的臀瓣上,留下一个血红的掌印。

“操烂我吧,操烂我吧!用力啊,啊~~”女人丝毫都没有表现出疼痛的反应,反而因为男人的击打而更加的兴奋,娇呼的声音又高了几分。

“操,操!啊,啊,啊——”男人不停的击打着女人,密集的掌印让女人的臀部变成一片血红,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辟、啪”的皮肉碰撞之声连成一片,肉棒与肉穴几乎要生生磨出火焰。

“啊,快了,快了!我要泄了,泄了!啊……”

“骚婊子,骚货,婊子,啊,老,老子,吼……”

男人的身体猛然开始了抽搐,抽插的动作骤然停止,伏在了女人的身上,开始了欲望的喷薄。就在这时,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女人,突然做了一个奇异的手势。而此时大脑正因为喷射而一片空白的男人丝毫的没有注意到,在女人做出了那个手势以后,他本已进入尾声的喷射又一次开始了爆发,一股股火热的精液似乎永无止境般涌出他的身体,而女人的身体则好似变成了一个具有无穷吸力的漩涡,将男人不断喷出的精华尽数吸入。

女人紧握着男人欲身的穴肉不断的蠕动着、揉捏着,如同一只小手般,将男人体内的精华一点一点、一丝不留的压榨出来。

“哦,哦……”

男人的喉咙中迸出嘶哑的声音。他仍然在发射着,只不过此时他射出的已不只是子孙浆,他体内的生命源气也一并射了出去,尽数进入了女人的体内。

男人发觉了不对,想要从女人体内抽身脱离。但此时女人缠绕在男人腰身上的双腿依旧紧紧的锁着,像一副镣铐般锁着了男人的动作,而她的穴肉中更是生出了一股更大的吸力,如旋风般席卷着男人的身体,将所有的精华与源气都吸扯而出,吞噬殆尽。

男人趴在女人了身上,已经动弹不得了,但女人仍然没有尽兴似的,扭动着身体,继续压榨着男人的精华。男人壮硕的身体在女人的压榨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了消瘦,肌肉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迅速的开始干瘪,乌黑的短发则迅速变白,似乎一瞬之间便老了数十岁。最后,一个原本虎背熊腰的大汉,竟变成了一个皮包骨头的干柴般的老男人。

“嗯?不行了?真没用哎!”女人看都没看那“干柴”一眼,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道便将男人从她的身上扯开,摔到了床的另一边。男人和女人的交合处发出“啵”的一声脆响,失去了肉棒填充的肉穴像一张小嘴般张着樱红的花瓣,里面满满的全是男人射出的白浊。女人慵懒而娇媚的坐起身,一只小手优雅的捂住了自己身下的小嘴,似乎是在防止那些白物倒流出来。她像一只猫儿般挪动着身子,来到了已经变成干柴的男人身旁。

干柴般的男人无比恐惧的看着脸上春意未消的女人,他已经明白眼前的女人是何等人物了。数小时前驱使他将女人扔上大床的色心色胆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他乞求的看着女人,期望她能饶自己一命,但女人却没有丝毫的表示,她的脸上依旧挂着春意盎然的笑容,似乎没有注意到男人乞求的目光,嘴中她注视着轻声念了一句:“不能浪费了啊。”

说罢,她用剩下的一只手优雅的挽起耳际的长发,低下身子,鲜红的小舌伸出唇外,绕上了男人那唯一没有干瘪萎缩的欲身。女人仔细的舔舐着,灵活的舌头将男人肉菇顶端与周围沾染的白浊与阴精全部收入口中,待男人的肉棒被清理的油光水亮、无比干净之后,她“啊唔”的一声将男人的欲根含入口中,喉间蠕动了几下,放开了紧缩的嫩肉,再用力的一压,鼻尖就已触到了男人长满黝黑阴毛的小腹。男人那根足有七寸多长的阳根,竟被其全部含入口中。

女人缓缓的转动着头部,喉咙的嫩肉蠕动着,舌头化为一条灵巧的小蛇,缠绕着柱身。男人如死尸一般的身体又有了一些反应,回光返照般跳动了几下,伴着这跳动,男人体内最后的几丝精华被射出了体外。每射出一股精华,男人肉棒的热度就会减弱一分。女人的小舌紧紧顶住男人的马眼,加大了喉咙收缩的力度,压榨着男人最后的汁液。终于,最后的精液离开了男人的身体,女人心满意足的吐出了男人的肉棒,那原本还硬直如柱的肉棒在离开女人小口之后马上开始了萎缩,最后变成了一条花生米般的肉虫,而本就行将就木的男人,也在肉棒完全萎缩的那一刻停止了微弱的呼吸。

“唔,味道太淡了。果然,还是处男好呢。”女人口中含着男人的精液,一边模糊不清的说着一边挥了挥手,那无形的力道再次出现,像扔垃圾一般将男人的尸体丢下了床。只见女人的喉间一阵蠕动,将精液全部吞入腹中。然后,她将两根手指插入了自己的小穴,抽动了两下,又放入嘴中吸吮了一阵,待她最后抽出手指时,那上面已全是淫霏的体液。女人妖艳无比的翘起臀部,将那混合了唾液、爱液与精液的液体涂抹在自己红肿的臀峰上,神奇的现象随着女人的涂抹而发生,只见那些黏液迅速的被女人的皮肤吸收,每吸收一丝红肿的颜色都会淡上一些。等到女人涂抹完毕之时,红肿已经全部消失,女人的臀峰也再次恢复了如玉一般的白皙丰润。

做完这些的女人站起了身,她拍了拍手,一件宝蓝色的真丝长裙便自动覆上了她的身体。她走到了窗边,回头瞟了一眼床下男人那干枯的尸体,原本巧笑嫣然的俏脸瞬间变得冷如冰霜。女人鲜红的唇角扯一丝似是嘲讽又似是释然的弧度,她转过头,随手扔下一方绣着一朵正在凋落的白玫瑰的血红丝帕,然后无比优雅的一跃,身形便消失在没有月亮的夜空中。

两天后,码头区。

一家码头附近十分常见的小

迷情夜上海玫瑰女郎的妩媚酒醉的探戈



上一条信息:公公娶妻
下一条信息:赤峰离婚少妇的一夜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