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那年夏天

那年夏天


1. 

也许是因为小城市的关系,我们这里直到现在仍然与全国的教育体系相悖。好多年以来,我们这里依然保持着国中四年,小学五年的光荣传统。所以,当我国三的时候,后面还有一年国四。 

与我的长篇小说中的男主角恰恰相反,刚上国三的我,已经成了整个年级的大哥。学习成绩年年见红,却将后两排的坏孩子扎堆地带统治的有声有色。说来奇怪,一项跟我势不两立的班主任,竟然在一次排座位中,将她带到了我的身边。 

初中上到第三年,我第一次有了女生同位。 

她的名字叫韩清,虽不是我们的班花,却是班里大半数右手党男生手淫时必然会带上的幻想对象。 

虽然只有十几岁,但是韩清的心理与生理发育,都已经在班里的女生中属于翘楚的位置,再加上颇具姿色的长相与别具一格的穿衣风格,不熟悉的人甚至会以为她已经二十岁。 

用班里女生对她的评价,她就是那种一看就觉得特别骚的女生。体育课明令禁止穿裙子上课,可是她偏偏却穿着短裙,光明正大的跟色狼体育老湿混病假。不过体育老湿却坚持要她做动作特别大的准备活动,这时,短裙就很难遮掩她下体的风光,大幅度的走光将班里男生和体育老湿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一处。 

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却成了我的同桌。 

习惯了在班里横行霸道的我,当这个同桌提着书包怯生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就给了她一个不小的下马威。 

我的座位就在班级靠门的一侧的倒数第二排,我又当仁不让的占了靠走道的一侧。韩清怯生生的站在我面前的时候,却迎上了我的一脸坏笑。 

看我只是在冷笑却丝毫没有让开位置让她进去的意思,韩清的嘴角抽搐了两下,将书包往里面一丢,两手掐住我的脸捏成了饼状:“哀家驾到,你这奴才还敢不让。” 
  
“疼啊!松手,你这慈禧!”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我在班里连班主任都不放在眼里,却偏偏被这丫头收拾的毫无还手之力。面对强权,我只能选择了退让。 
  
一连几天,我都生活在韩清的高压统治下。幸好后面的两排男生都惟我马首是瞻,不然看到我这样窝囊的屈服于一个女孩之下,不然早就起来造反了。 

这天下午的自习课,我正在与周公的女儿约会,却突然感觉到肋下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瞬间把我从睡梦中拉了回来。原来是韩清这家伙竟然用圆珠笔尖扎我。我刚想发脾气,可是韩清的手却比我快得多,突然伸到我的两腿间,一把攥住我的鸡巴,低声威胁到:“闭嘴。告诉你点事儿!” 

我赶忙求饶,韩清这丫头最狠的一招就是抓男孩的鸡巴,丝毫不会不好意思。而我就是她的同桌,对她来说简直是顺手牵鸟! 

“饶你一次。”韩清哼了一声松开紧握的手,然后皱着眉头对我道:“我妈给我买的背背佳难受死了。扣却在后面,帮我松一松!” 

说着,韩清已经转向了墙壁,将后背对准了我。 

此时正值春末,韩清只穿了一件长袖的T恤。我咽了口吐沫,背背佳可没有穿在外面的,这不就是要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吗? 
“快点。不然老娘掰断你的鸟!”韩清再次催促道。 

我的手颤颤巍巍的钻进了韩清的T恤下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女生。我感觉到我的心跳前所未有的快,指尖触摸着韩清润滑的肌肤,一寸一寸的往上挪。 

可是,我的手却在她的后背中央触摸到了两根扣带。心里一盘算,八成有一根是奶罩的衣带,一个坏念头涌上心头。 
  
“笨蛋,那是我的文胸带子。另一根才是!” 

韩清气的直跺脚,可是却奈何于此时的情况,没法对我下狠手。只能认我继续在她的后背上抚摸着。 
  
无奈之下,韩清只好口头下着命令,指挥着我的手移动:“对。就是那儿。哎呦,笨死了。那是紧,松点,对了……别乱摸!” 
  
“不知不觉”间,我的双手已经绕到了她的前胸,并且第一次托住了没有血缘关系女孩的胸部! 
  
“好大!” 

我情不自禁的捏了捏韩清的奶子,虽然还在发育中,可是已经有我一只手大小了。当时的我对于罩杯毫无概念,只觉得这对奶子如手机起润滑,而且弹性十足,随着我的揉捏,奶头顶上两颗小樱桃逐渐有了反应。 

“咳咳!”后面的兄弟突然传来了警戒的信号,将我和韩清从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中挣脱了出来。我两赶忙恢复了正常的坐姿,不多时,班主任那双大脚踢踢踏踏的走进了教室。冷冷的扫了一眼我的位置。此时的我正在懒洋洋的挖鼻孔呢,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2. 

老三的一部莎朗·斯通的《本能》彻底唤醒了我们年轻的性本能。终于在老三的家里看完电影,下午的体育课,兄弟几个的腿骨里面好像塞了棉花,三圈跑步大家都将速度放得很慢,而且还不断的讨论着电影里的情节。 

兄弟们闹哄哄的说着莎朗斯通的观音坐莲的姿势。我的目光却已经飞到了坐在篮球架下的韩清的身上,我的专用捏奶机。 
  
有了第一次摸她奶子的经历,往后的日子里我就如获特权,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我想摸,哪怕是有老湿上课的时候,我也会毫不客气的伸手进韩清的衣服里,对着还未发育完全的嫩奶子摸索几下(同样,我的技术进步的也很快,韩清刚开始还会喊疼,现在被摸得时候已经变得吐气如莲,而且稍捏弄几下,奶头就会变硬)。 
  
每当此时,后两排定然响起起哄声,这群色小子只能看着我眼馋。嘘声中尽是他们露骨的渴望。与这群不知道矜持的家伙们相比,我们亲爱的好学生们就显得清高多了,惧于我校内校外的社会关系,他们知道如果将我的好事报告老湿会有什么后果,所以就比较高明的采用了嗤之以鼻的办法。 

特别是我们班长,那个姓章的傻孩子,哪天等老子心情不爽,我一定拉着韩清过去,撩起衣服来让那傻大个亲眼看着我是如何揉捏挤弄韩清的奶子的。 

话题重新转回我们的体育课。 

韩清这家伙上体育课还穿着裙子,就是因为她总是在色迷迷的体育老湿面前装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然后用波光粼粼的眼眸娇滴滴的道:“老湿,我今天上学的时候,脚扭了,不能剧烈活动共。”(鬼才信,今天我上课摸她奶子差点被数学老师看见,这臭丫头对着我的新鞋狠狠碾了一节课!!!) 

体育老湿点头点的像是磕头虫。 

不过很快体育老师的痴像就被我们

美丽人妻陈秋雨性感私拍写真,道不尽的温柔



上一条信息:被哄骗的群P经历
下一条信息:老婆穿着丝袜被人上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