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十八岁的生日礼物

十八岁的生日礼物


从小时候开始,我和妈妈非常地亲昵。

因为我是她的独生子,妈妈非常地宠我,给我一切我所想要的,从不拒绝。

在我十四岁那年,爸爸过世;而在我满十八岁的时候,妈咪送我了一份生命中的大礼。

我的生日是周六,在前一天,妈妈和我一起到佛蒙特营去大肆庆祝;我们钓鱼、在湖滨散步、搭棚露营,还有一起在美丽的满月下,烤鱼当晚餐。

这麽玩了两天後,妈妈完全放开自己,我们预备共同享有一个美妙的周日夜晚。

妈妈和我在户外共进晚餐,而在那之後,她端出了一个插满十八根蜡烛的生日蛋糕,给我一个惊喜。

「许个愿吧,儿子。」妈妈眨眼笑道。

我照做了,并且一口气吹熄这十八根蜡烛,只是,她大概想不到我许的愿望是什麽。

妈妈递给我一瓶威士忌,我砰的一声打开瓶子,妈妈进到屋里,放上一首熟悉的古典音乐。

当爹地还在世的时候,我的父母总喜欢在卧室里听这首曲子;但当我懂事之後,我发现那其实是他们性交的伴奏曲,因为他们总是在那时候把自己锁在卧室里,让反覆重放的曲子,遮盖住所有杂音。

我把酒倒满了两只杯子,而妈妈也走回屋外,拿起玻璃杯,对我举杯。

「生日快乐,儿子。庆祝我们可以一起变老。」妈妈笑着,和我清脆地碰了一下杯子。

究竟是我,或是这个乾杯另有其他意义呢?

因为我的酒量没有多好,没隔多久,脑子里就开始昏天黑地了。

妈妈也是一样,看起来有点飘飘然的;因为她碰杯时的酒液高高溅出,弄湿了我的脸。

我也很孩子气地反击回去,母子俩就像顽童一样,在门口嬉闹起来,吃吃地笑着。

时间接近午夜,我们终於决定回屋里休息。

我回到我的房间,正要除去我的四角裤,跳上床,却听到妈妈在叫我,要我去她的卧室。

「妈,有什麽事吗?」

妈妈穿着一袭性感的短睡袍,坐在床沿。

「喔,没什麽,妈妈几乎把这忘了。」她递给我一张生日卡。

「谢谢妈。」我打开卡片,而里头的东西令我震撼。

卡片里面,是一幅男女做爱的春宫图,里头一行黑字写着:『请照着做,妈妈的好儿子,去干你的骚母亲,给她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不敢相信地望着妈妈,她却缓缓躺倒在床上,主动将两腿分开。

眼前的一切震撼着我的心灵,在那雪白丰腴的粉腿间,我能清楚地看见那毫无遮掩的浪穴,一开一阖地吞吐着。

妈妈娇声道:「杰夫我儿,这是一个你应得的邀请,你爸爸已经不在了,而现在,你的妈妈需要另一个男人来喂饱这具身体,你愿意担任这个任务吗……」这番话着实让我沉思了一阵,以前,我的确对妈妈有过幻想,但突然被问到愿不愿意付诸实施,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我无法作答。

「或是,你享把这份权利让给其他男人?」

「不要!」我立刻喊了出来,看着母亲闪烁慾火的眸子,尽快褪下胯间的四角裤。

妈妈的目光立刻亮了起来,直盯着儿子坚挺粗壮的阴茎。

我缓缓走向妈妈,就像一头步向猎物的雄狮。

妈妈将蕾丝睡袍拉过头顶,扔到一旁,露出一具柔软的丰满身体。

我凑上前去,将一边奶头放在唇边,吸吮起来,然後再换另一边。

妈妈则捧起我的阴茎,温柔地挤压它,纤纤玉指则把玩着阴囊里双丸,轻轻弹弄。

我靠近妈妈美艳脸庞,吻住她甜美多汁的嘴唇,同时使力分开妈妈粉腿,把脑袋贴住女性最隐密的方寸之地,好好地品嚐一番。

妈妈同时也吸吮着我的阴茎,出於原始本能,我胯下肉棒不由自主地贴近她火热浪穴,预备突入。

「等等,杰夫。」妈妈的手忽然按住我屁股,不让我有下一步动作。

「有什麽不对吗,妈?」我焦急地问道。

妈妈抿着嘴唇,双眸深情如水地凝视着我:「我儿,你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是什麽吗?」她的表情十分慎重,催促我好好考虑。

我则告诉她:「我正要和你做爱,妈妈,你的好儿子将要干他的亲生母亲到天亮。」「没错,可是,这是乱伦,人类社会的最大禁忌,在今夜之後,你和我将共同享有一个非常危险与邪恶的秘密。」她沉重地说说。

「我明白,妈妈,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笑道:「而且,你该不会是想阻止我吧!」「好,因为妈妈希望今晚以後,这就是我们相处的规则,我是你的母亲,也是你的妻。」我没有答腔,妈妈已经说完了我想说的话。

慢慢地将屁股往前推,我的阴茎滑入了母亲紧窄而潮湿的蜜穴。自从爸爸死後,妈妈没有和任何人性交过,而此刻,她的蜜穴就像个橡皮圈一样紧握我的阴茎。

「上帝,你好紧啊!妈妈。」庞大的压力,我不得不抽出少许再进入。

「我知道,但是,这就是妈妈为了把乾净的身体留给好儿子的最好证明,不是吗?」我点头,妈妈笑着按住我屁股,让我再次深入阴道。阴壁膣肉的挤压仍然强烈,她对我微笑,打着自己努力适应阴茎的暗号。

「孝顺的杰夫,你喜欢妈妈的身体吗?」妈妈持续夹紧屁股,摇摆起腰部来迎合我,藉着两人紧密的摩擦,技巧地刺激阴核。

这瞬间,我拿到了世上任何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日礼物。我肏着妈妈的骚穴,这个赋予我生命的女人,我回到了当初孕育我的子宫。

就这麽狂插猛送了四十分钟,我将胯下这浪货干得扭腰摆臀,高潮如涌,当最高一波浪潮袭来,我的阴囊陡然一烫,大量滚热的精液全射入妈妈的骚穴。

我们相拥着沉重喘气,大口呼吸,直到彼此的身体回复平静。

「喔!天啊,杰夫,我忘了,我居然没有吃避孕药。」妈妈像火烧屁股似的跳了起来,马上冲进浴室。

我跟着进去看,刚好看到妈妈开了莲蓬头,用热水不住冲洗阴户。

「我应该没有那麽厉害吧!」我打趣道:「就一次没有吃避孕药,就会让儿子把你一炮成孕吗?妈妈。」「不准说那个字眼。」妈妈吓得像是掉下地狱了似的。

只是,这时我忽然发现,我心底暗自期望妈妈给我搞大肚子,生我的小孩。

这想法果然成真了。

妈妈唯一的打算就是堕胎,但我无论如何都不答应。

我们马上决定搬家到加州,在那里,没人认识我们,可以像夫妻一样重新开始生活。

怀胎九月後,妈妈为我分娩了一个很健康的美丽女婴,吾女珍妮。

之後的十八年匆匆过去。

妈妈和我养大了珍妮,她成了一个娇俏动人的小辣妹,性感迷人,在学校里惹了不少麻烦,让身为双亲的我们伤透脑筋,所幸,这丫头还算孝顺,而我们谨慎的言行,让女儿完全不知道父母的乱伦秘密。

自从办理了结婚手续,并且搬到这没人认识的地方後,我很高兴能光明正大地和妈妈调情、做爱。

然而,为了对我们的女儿公平,妈妈和我决定在珍妮十八岁的那年,把一切告诉她。

那一天,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佛蒙特营,为珍妮庆祝生日。这些年来,妈妈和我每年都会来这里庆祝生日,然後在

裸体模特冯雨芝白嫩美腿的诱惑力



上一条信息:恨薄情美妇嗔怒,诱情郎艳妆丝足
下一条信息:美女魔术师之骨肉分离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