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女儿被老朱玩了

女儿被老朱玩了


我太太今年三十八岁,前阵子因为我失业,实在找不到工作,所以要她在一间小酒家做传菜维持。我太太样貌虽然普通,但身段郤不得了,一对大白奶、肥臀、纤腰,当然让酒家里的那些粗汉猛流口水,她天天上班都像军妓一样,给他们随便吃豆腐。

最厉害的是那个大厨老朱和清洁的忠伯,二人都五、六十岁了,说话还相当下流,本来只给他们摸摸奶子、屁股,也不是甚麽严重的事,但想不到……那天我女儿放假,不用上学,所以去看她妈妈。那时刚吃完午饭,职工全都去了睡觉,只剩老朱在抽烟,我老婆则坐在旁边还在吃。不久後老朱又毛手毛脚起来,我老婆不敢得罪他,只好哑忍。

正在此时,我女儿走了进来,我老婆忙推开他,起来道:「女儿,你怎麽来了?」我女儿道:「来看看你嘛!」老朱瞧着我女儿叫道:「阿霞,这小美人是你女儿吗?好可爱哩!」我女儿今年十四岁,个子不高,只有五尺四寸,却遗传了她妈妈的身材,小小年纪,已有三十四寸的大奶,样子还十分甜美可爱。这时穿着一件吊带小背心和一条小百摺裙,看得老朱心也跳了出来。

我老婆对女儿道:「这是朱叔叔,是这儿的大厨。」我女儿见老朱说她可爱,十分高兴,便对他笑了笑说:「朱叔叔,你好!」老朱把我女儿拉坐在他旁边,我老婆也差不多时候要去开工了,本想带她一起去,但老朱说会看管着她。我老婆虽不放心,也没辨法,只好叫女儿等等,便出去了。

老朱刚喝了酒,瞧着我女儿,下身像火烧一样,忍不住搭住她肩膊,在她头发上嗅着香味。

我女儿羞道:「叔叔,你……你干吗?」老朱在她耳边道:「小宝贝,你真可爱!个子小小的,奶子郤这麽大!来让叔叔疼一下好麽?」这老家伙说着,便把我女儿从後抱了过去,一双大手由她胁下伸前用力揉她乳房。我女儿想拉开他的手,郤哪里够他力大,只得叫道:「放……放手嘛!你怎能……怎能摸人家咪咪呀!你是个坏……叔叔!小咏……讨厌你呀!」老朱咬着她的耳垂道:「不怕啦!你妈妈的大奶我也玩过了,你是她女儿,也给我揉揉嘛!奶子要给男人摸摸才会更大喔!」我女儿红着脸道:「你……你胡说!我妈怎会给你玩……玩咪咪!而且我的……我的咪咪也够……大了,人家……不要再大啦!求求……你,停手嘛!啊!

不要……你……你怎能脱人家衣服!啊……还解开人家……乳罩!唔……呀……小咏不要嘛!哎呀……坏叔叔……不要吸人家奶头呀!喔……不行……别舔人家的咪咪呀!小咏……小咏好讨厌你!」老朱此时已把我女儿转过来放在桌上,脱去了她的小背心和奶罩,埋首在她胸前贪婪地吸啜着乳头,还舔着、亲着她奶子,频频道:「妈的!好香的奶子!

好闻死了!比妈妈的还软还滑,红红的奶头,真是极品哪!」我女儿给他弄得娇喘连连,挣扎道:「唔……啊……不要……再舔啦!人家……人家咪咪好痒啊!哎哟……坏叔叔这麽……用力咬小咏的奶头,人家会……痛的啦!你走开嘛!人家……咪咪还……还没让人这样弄……过哩!」老家伙听了,高兴的笑道:「真的吗?我是第一个玩你的人呀!哈哈哈!太好了!」老朱更是卖力地舔弄她双乳,舔得两只大奶上满是口水。老家伙的鸡巴早就硬得不能再硬了,这时也忍耐不住,他撕开了我女儿的小内裤,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他大腿上,老家伙叫道:「来,小宝贝,让叔叔好好疼你,给你嚐嚐舒服得要死的滋味!」这老家伙张开大腿卡着令我女儿双腿不能合拢,然後一手按住她屁股不让她乱动,一手伸到她胯下还没长毛的小穴上抚摸,我女儿给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懂扶着他的肩膊将身子乱扭乱摆。

老朱在我女儿的小穴里抠到了她那粒小阴蒂,用两指夹住轻轻一搓,「哇!
不要碰……人家那里嘛……好酸啊……好难受……不要再摸啦……」我女儿猛地打了几下寒颤,随即伏在他肩头上,全身都软了下来。

老家伙嘿嘿笑着把腿再张开一些,使我女儿的小穴撑得更开了,连紧紧闭合着的处女阴道口也开始露出一个小小的孔洞来。他伸出一只手指在洞口周围慢慢扫拂,偶尔还插入一小节进肉洞里,把我女儿搞得「呜……呜……呜……」的不停呻吟。

老朱玩弄了一会,见火候差不多了,便用手指将我女儿的两片阴唇掰开,另一手握着自己的鸡巴往上挺,欲把他那鸡蛋般大的龟头强行塞进我女儿刚刚发育的稚嫩小穴里。

我女儿急叫道:「你……你干吗!不……不行……呀……哎呀……哎呀……呜……呜……你……你说谎!一点……哎哟……一点也不舒服!痛……呀……痛死人家啦!呜……呜……」我女儿越是挣扎,身体摆动得就越厉害,这麽一来,娇嫩的阴唇无形中竟不断摩擦着老朱那顶在她小穴上的龟头。这老家伙哪里再忍受得了,使劲搂着我女儿的屁股往下压,他那根老而弥坚的鸡巴就这样硬生生的捅进了我女儿从未经人道的狭窄处女阴道内!

我女儿的处子之身,给这老家伙插得呱呱大叫,想不道她竟会给大她三、四十年的粗汉破瓜!老朱郤爽得命也没了,不停挺进我女儿的小穴,弄得老鸡巴上都是血!

他亲着我女儿的脸道:「别哭嘛!小宝贝,等下伯伯干得久一点,小宝贝就很舒服的了,舒服得会叫叔叔不要停呢!」我女儿拍打着他胸口,哭道:「呜……呜……你这坏叔叔……人家……是第一次哩!啊……唷……好痛呀!呜……呜……用这麽粗的……坏东西欺负人!人家……人家最讨厌……坏叔叔啦!唔……唔……咿呀……你……你还舔人家……咪咪……哎哟……人家……受不了啦!呀……啊……啊……」老朱听她叫得天真可爱,干得更是起劲了!边抱着我女儿的屁股抬高拉低,边上下挺动着自己的鸡巴,朝着我女儿幼嫩的小穴狠抽猛插,把她干得「啪啪」发响,女儿阴道里流出的处女落红顺着他黑黝黝的鸡巴往下淌,一直流到他阴毛上去。

这事当然不会是我女儿说的,说我也不信。其实这时我老婆正在门外偷看,本想立刻出面阻止,但不知怎的一见到老朱那根粗大的鸡巴,身子竟兴奋莫名,下体不由自主地汨汨流出淫水,忍不住伸手去湿得一塌糊涂的阴户上摸了起来。

忽然一只大手抓着她的手推开,然後把手指插进她下体用力地挖!我老婆吓了一跳,差点叫了出来,另一只手却早一步已捂住了她的嘴。我老婆回头一望,竟是忠伯!

他嘿嘿笑道:「你这女人还真淫,看着自己的女儿给人奸淫,还会流得湿成这样!」说着,捂嘴的手已移到我老婆的奶子上抓下去。

我老婆窘道:「我……我不是的……你……你放手啦!啊……啊……」忠伯哪会放手!依

清纯美眉生活摄影,娇羞可人一如百合花中的蓓蕾



上一条信息:决定把贞操献出去
下一条信息:暗恶女忍者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