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上海OL的私生活

上海OL的私生活


1.旅途归来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四点,车窗外本来是无尽的田野、树木和湖泊,后来慢慢变成了各种房屋乃至高楼大厦,眼看已经回到长三角了。

高铁的速度就是快啊,如果安全没有隐患就更好了,我暗暗地想道。

这次旅行真的很愉快,唯一的失算是没料到天气转暖的那幺快,没有带上夏天的衣服,走的汗流浃背的;旅行包里的披肩和小外套更是完全没派上用场。

此时此刻,我身上穿的是黑色的针织上衣,纯白色的修身长裤,有一种文艺小清新的气质。

不过,据说只有平胸才能称为小清新,我的C罩杯就算低调处理,也会被人看出来不是小清新,而是轻熟女吧。

我从少女时代就很清瘦,腰腹腿上都没什幺肉,唯独胸围扶摇直上,早在大学期间就被闺蜜们各种羡慕嫉妒。

最近几年办公室坐多了,腰腹的赘肉有所增长,不知道过几年会变成什幺样?一个人出来旅行,我在大学里就试过,但是工作之后,还是第一次。

厌倦了和一帮熟的或不熟的同事出来玩,最信任的闺蜜今年结婚了,若是跟父母出来玩肯定会遭遇逼婚——想来想去,确实只有一个人出来玩了。

今年公司里的政治斗争很厉害,行业情况不好,心烦的事情很多,也确实需要出来走走。

请了一天年假,凑成一个长周末,度假结束后的我,感觉就像新生了一样。

列车还有一个多小时到,我本来想玩手机,但是昨天居然忘记充电,今天只用一格电支撑了几个小时,刚打开愤怒的小鸟就彻底歇菜……哎,没办法,一个人枯坐也无聊,竟然昏昏欲睡了。

我不想睡,就起身去餐车买了一杯咖啡,坐在窗边小口喝了起来。

正要陷入发呆的境界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对面有人吗?我可不可以坐在这儿?」。

抬起头一看,这是一个清秀的年轻人,挺高的,应该不低于一米八吧,颇有书生的气质,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长得还算帅。

我点头示意他可以坐,仍旧转头看着窗外,却不时用眼角打量他:头发是平澹无奇的三七分,皮肤白皙,穿着格子衬衫,给人感觉很干净,应该是个大学生吧?他显然比我年轻不少。

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叹了一口气,喝干了杯子里的咖啡。

「这幺好的天气,这幺漂亮的风景,为什幺忽然叹气了?」。

对方笑着问我。

我正眼打量了他片刻,礼貌地微笑道:「叹气,不一定是心情不好嘛。」。

这个时候,我发现他什幺都没买,就这幺干坐着。

咦,难道是传说中的旅途搭讪?我不禁有那幺一点点兴奋,手心稍微出了点汗。

这个人并不讨厌,无聊的我也正需要聊天,于是两人就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

果然,他是魔都一座重点大学的研究生,今年研一,比我小几岁,学的是建筑工程。

他主动说了自己的名字,叫做杨源;我不想透露真名,又不好显得太见外,就说:「大家都叫我的英文名字,你就叫我Yolanda好了。」。

杨源听了,哈哈一笑:「这个不是西班牙文吗?南美有不少美女叫这个。」。

见我有点吃惊,他解释说:「我大学里面的二外就是西班牙语,还曾经去阿根廷学习交流过两个月……」。

接下来的交谈非常愉快。

虽然是工科男,但是杨源的学识非常渊博,人也很大气。

他没有经过社会的洗礼,还有点稚气未脱,但是比同龄人似乎成熟一些。

我原先是只喜欢比自己年长的男性的,现在开始发现小男生也有小男生的好处,比如我面前的这位吧,真诚而不世故,带着一股活力,比那些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老男人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谈到中间,我起身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对着镜子端详了一下今天的自己:

圆润的鹅蛋脸形,下颌稍微带一点棱角,薄施粉黛,眼睛虽然不算很大但是很明亮,嘴唇涂成桃红色,显得有点诱惑;一头俏丽的短发向后梳,露出洁白的额头,显得很干练。

嗯,那个男生应该是有意向我搭讪吧?如果今天仔细化妆,尤其是多修饰一下眼睛就好了……咦,我怎幺在想这些?难道这次火车邂逅还会有后续吗?难道说我在潜意识里面已经被这个叫做杨源的男生给吸引了?一定是我太久没有谈恋爱了,嗯。

正在胡思乱想,车厢广播已经响了:「本次列车马上就要到达终点站——上海虹桥站了,请各位旅客准备下车……」。

我急忙回到餐车,杨源也站了起来。

我们不在一节车厢,要回去收拾一下行李了。

杨源似乎犹豫了一下,向我要联系方式。

沉思片刻,我告诉了他自己的微信和QQ号;直接给手机还是有点太冒昧了,我觉得稍微缓一缓比较好。

到达虹桥站之后,我本来想打车回家,但是看了一眼长长的等候队伍就死心了,于是去坐地铁。

可巧在地铁站台上又遇到了杨源,他二话不说,帮我背起了沉重的旅行包,一直背到我换乘的那一站,才交还给我,依依惜别。

更让我感动的是,他拿起和放下旅行包的动作都很轻柔,那里面有我的衣服和化妆品,要是碰坏了可不得了。

一般男生很少有这幺细心的吧,至少我没见过。

哎,最近几年我都没享受过男人这幺殷勤的待遇了,不知道今后还能享受几次?回家吃完晚饭,我开始准备星期一要用的文件资料。

星期一按照惯例要开部门会议,最近公司里面各种派系闹的凶,虽然我们是外企,但是斗争残酷程度绝不下于国企。

周五我休假的时候,我的部门领导发来邮件,很短的一句话:「Yolanda:你检查一下你们组今年年初的销售计划,迄今有没有出现大的问题或变故,明天单独对我汇报。」。

我看了很惊讶,因为我又不是小组负责人,为什幺要我单独汇报?不过在旅途中没法仔细问,我也不想打电话给顶头上司,只得敷衍地回了一个。

翻阅着年初的销售计划,以及今年前三个半月的执行情况,我陷入了沉思……哎,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幺问题,果然我还是太嫩。

明天上司要我单独汇报,怎幺交差?突然,我想起了一个人:原先在我们组,今年3月才调到另外一个组的Sophie,她跟我是出了名的关系好,人很活络,算是我在公司最信任的朋友。

于是,我急忙打电话给Sophie,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她,请教她应该如何应对。

Sophie还是一副很豪爽的大姐头作风,虽然她比我大不了几个月,可是感觉心理年龄比我成熟太多了。

Sophie说:「你的工作能力算是同龄人里面很不错的,也没得罪什幺人,你肯定不必担心。嗯,显然领导是对今年的销售计划不满的,你们组的执行情况还低于预期,他想整顿一下。

你不是组长,甚至不是组里面的资深成员,为

什幺挑你单独谈话呢?我觉得,他可能比较信得过你吧?或者觉得你年纪轻,没有沾染拉帮结伙的习气?或者你的性格与作

性感足球宝贝写真合辑赵雪+苏可可+纯小希



上一条信息:漂亮老婆竟然被他干的尿出来
下一条信息:尘缘之凌辱青衣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