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尘缘之凌辱青衣

尘缘之凌辱青衣


文接纪若尘与青衣遇到罗然门发生的事。


一道红光掠过,仙剑赤莹廻飞一周,格开了刺向青衣的三把长剑。赤莹乃是紫微真人年轻时所掌仙兵,岂是凡品可比?且不说其它异能,仅是锋锐一项,就已是匪夷所思。与三把长剑一触,赤莹即在其中两把剑上留下数个缺口,还险些将一把剑质差些的给居中斩断,这还是纪若尘道行实在太低,仅将赤莹威力发挥了一二成所致。


但二人周围寒光闪耀,银华流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纷纷攻来,又哪止七件八件?


眼见一杆赤金长枪有若毒龙般向青衣后心刺来,纪若尘瞳孔急缩,右手如电将青衣拉入自己怀中,左手即向长枪拍去!


只是左掌堪堪拍到赤金长枪的刹那,他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犹豫,终于变拍为格,以前臂向上一格,将长枪荡而向上,从青衣身侧掠过。只是掌赤金长枪那胖子道行颇为精强,见状大喝一声,面上金光一闪,长枪枪锋登时在纪若尘手臂上开了一道血口。


纪若尘只当那道伤不是添在自己身上,左手尾指无名指一收,刹那间握个法诀,一道蓝电自食指上射出,击在赤金长枪上。长枪瞬间布满了细小的电火,那胖子被电火一激,动作当即一滞,但随即回复了行动力。


纪若尘临战经验何等丰富,这等机会如何肯错过了?那胖子眼前红光一闪,随即大吼一声,赤莹已在他胸前划破一道血口。他脸上随现恐惧之色,晃了几晃,就如两个此前被赤莹所伤的同伴一样,一头栽倒在地,就此人事不知。


纪若尘揽着青衣,忽然旋了一圈,与她换了个方位,随即闷哼一声,后背已被一把九环泼风刀狠狠砍中,深可见骨!纪若尘脸色一阵苍白,左手凌空一抓,将赤莹收在掌中,然后凌空蹈虚,带着青衣闪电后退三步,在刀剑丛中硬穿而过,也不回头,左手即是向后一挥!


扑的一声轻响,赤莹已在偷袭者颈中对穿而过,然而纪若尘身上又添三道伤痕。


来袭之人似是为纪若尘刚勇所慑,齐齐后退了一步。纪若尘脸上已无血色,身上诸多伤口都闪耀着淡淡金色光辉,显是丹药之力正助了收束伤口。但他身上伤口实在太多,激战中又耗力过度,仙丹之力也不足以封住他身上诸多伤口,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渗着血。虽然血流如丝,但伤处太多,此时他仍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来袭者足有十余人,衣着整齐,看来属于某个不算太小的门派。此时一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青年越众而出,挺剑喝道:“无耻小贼,竟敢接连害我师兄!今日你还想走得脱吗?若你束手就缚,随我回山听候发落,可免你当场一死!”


纪若尘淡然一笑,望向了那年轻人,道:“我早已说过,我乃是道德宗弟子,你等却还要为难。罗然门近年来崛起江湖,声威日盛是不假,但若说连道德宗都可以不放在眼里,恐怕徒惹人笑。”


那年轻人不怒反笑,喝道:“真是笑话!你若是道德宗弟子,那我就是紫微真人了!你若真是道德宗弟子,怎会如此回护一个妖物?我看你不过是个招摇撞骗的好色之徒,看中了此妖美色,才假冒了道德宗弟子而已!废话少说,快快束手就缚,我罗然门乃名门大派,回山后掌门自会给你一个公道!”


他话音未落,纪若尘背后一个着道装的中年男子悄悄展开一张黄符,口中念念有词,右手即向纪若尘一指。


黄符迅速燃尽,那道士二指上已亮起朦朦黄芒,须臾间明黄光芒暴涨,一缕真火如疾风骤雨般向纪若尘袭去,纪若尘却恍如未觉!


青衣伏在纪若尘怀中,恰好看到了道士正要从后偷袭,那道士动作快极,她刚一察觉,真火已然攻至!青衣惶急之下,侧头一甩,满头青丝挥洒而下,然后抽出一根青丝,迎风一晃,青丝节节伸长变粗,每伸长一节,即会张开四瓣如鳞利刺。只在刹那,一根风情无限的青丝已化成了二丈长鞭!


青衣皓腕微微一抖,长鞭即如忽然有了生命,昂然而起,恰似一头张牙舞爪的黑龙!长鞭上光华流动,瞬间游离出九颗青色雷球,排成笔直一线,迎向了道士指尖发出的一道三昧真火。


第一颗青雷已挡住真火去势,第二颗青雷则将余下真火炸得干干净净,接下七颗青雷前赴后继,一一在那道士身上炸开。那道士哼都未哼一声,仰天即倒,自此全无声息,眼看着轮回去了。


青衣啊的一声惊呼,脸上瞬间失了血色,臻首一埋,伏在纪若尘怀中,双肩微微颤抖,再也不敢去看那道士死活。


场中一片死寂,静寂中又有熊熊烈火焚烧!


罗然门一众门徒并未向倒在地上的同门多看一眼,十余双眼睛盯着的,只是青衣手中那根两丈长鞭!


那偷袭纪若尘的道人修为可不低,拿手的真火咒竟然在青雷前一触即溃,全无抵抗之力,可见青雷之威。同是修道之人,罗然门众徒早已看出青衣道行极微,能修成+人形已是不可思议之事。再看她适才神色,又显是一个从未杀过人的雏儿,发出这九颗威不可当的青雷,当全是那根长鞭之功。


如此论来,这一根长鞭,又要比纪若尘所用仙剑赤莹好得多了。任何修道之士若得了这根雷鞭,其威其能,何止倍增?


青衣全不知世间人心险恶,如雪的右手轻轻颤着,纤指一松,竟然就将这一根万众瞩目的雷鞭就此扔下,转而紧紧抓住了纪若尘的衣裳,轻轻问道:“他……他死了没有?”


雷鞭悄然落地,尺半长的鞭柄上盘绕着一条黑龙,望上去栩栩如生,似就要破空而去。鞭柄落于地面上,终于发出扑的一声轻响。这微不足道的声音,在那些有心人的耳中,恰如洪钟巨鼓,其音之响,足以贯通天地! 此时此刻,那一根雷鞭,似已是无主之物,正等待着有德居之的正主出现。


几个罗然门众喉节上上下下,艰难地咽下口水,润了润干得几欲发火的喉咙。然而心头之火,仍催得他们不由自主地向前踏了半步。直到旁边一道凌厉的目光传来,他们才看到那年轻人一脸怒容,方自心中一惊,讪讪地又退了回去。


纪若尘暗叹一声,知青衣并未看到周围众人眼中的贪意,即使看到了也不会明白。她更不可能看得出刚刚那道士偷袭时,自己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机,于是拍了拍青衣的头,安抚道:“放心,他死不了的。”


#奇#青衣当即大感心定,轻轻地点了点头,但一双手仍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不肯有片刻放松了。


#书#纪若尘左手一翻,手中已多了一颗暗红色的丹丸,而后曲指一弹,嗒的一声,那颗丹药即落在道士的胸口,道:“只要魂魄不散,服此丹立即起死回生,不过道行受损是免不了的。”


#网#罗然门众人所有目光又都盯在了那颗暗红丹丸上,耳中只听到了‘魂魄不散,起死回生’八字。此丹如真应了这八个字,那即是罕见的仙丹。如此灵物,又怎舍得给这垂死道人服下?


那年轻人面露犹豫,天人斗争了许久,方始一咬牙,道:“给

日本美女杂志票选巨胸TOP100,自然小姐片山萌美得第一



上一条信息:上海OL的私生活
下一条信息:迟来的幸福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