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净素小馆

净素小馆


"奇怪,难道是最近练功过度?"


夜幕还未降临,栖霞山庄的三小姐就抵挡不住浓重的睡意,练完剑刚回卧房就立马酣睡过去.


她把自己的嗜睡归结为正常的练功所致,殊不知那麽香甜的美梦背後是无尽的梦魇……


"静华,静华,"她轻皱了下眉,"好像梦中有人在叫自己,很好听的声音,是谁?"


"看样子春风醉很有效啊,睡得那麽香甜,"只见暮色中一个黑衣长衫之人立在静华床前,一手轻抚着她脸颊柔嫩的肌肤,一手将原本散开的被褥轻盖在少女肩膀,动作那麽轻柔,像对待一件易碎的宝贝般那样小心翼翼,似带着怜惜又带着不舍.可与他的动作相反,他的眼中一片灼热,似是焚焚欲燃的火苗,只要一阵轻轻的微风就可以霎那燃烧.


男子手指轻抚下的少女仿佛梦到美味香甜的吃食,轻抿了下嘴唇,这不禁意的小动作自然之极却让眼前的男子呼吸一紧,在他看来那是赤裸裸的诱惑."宝贝,梦很甜吗,让我也尝尝好吗?"他只轻俯下身就将那霸道而温热的双唇覆上了那殷红的唇瓣,辗转吸吮她唇间的香甜.


睡梦中的少女并未在这炙热的吻中清醒过来,她仍兀自沈睡,只是那一吻被男子夺去了呼吸脸颊突然变得红艳,像水蜜桃般粉嫩可人,而那樱唇经过男子的吮吸更加饱满,微微张开诱人攫取.男子眼里的火苗更加汹涌,原本刚离开的唇复又回到少女的唇瓣.


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满足双唇的碰触,他慢慢舔舐少女的唇齿,耐心地诱使她张开晶莹的贝齿,然後才开始攻城略地用唇舌吻遍她唇内每一片肌肤,并诱惑她的小舌与之嬉戏.在今夜之前她从未接过吻更不谙此道,更何况还在完全不清醒的状态下,她只能被动地承受他给予的亲密,而这青涩的反应相当取悦他.


夜色渐渐浓重,缥缈的雾絮丝丝缕缕如一团团棉絮在栖霞山上腾起.


冬日的夜风很冷,半开的窗内飘进了梅花冷冽的香气,虽然睡在暖炕上但雾气湿冷的感觉仍是让少女瑟缩了下.


"冷吗"男子爱怜地看着少女,轻刮下她的秀鼻,似是埋怨"那麽贪睡都不记得关好窗户,被冻着了怎麽办呢?"像想到好方法他突然爬上床榻,将身体梛进被窝,与少女紧紧相依,用自己的体温为少女取暖.


在些许的月光下,男子痴痴地望着眼前咫尺的少女,乌黑柔亮的发丝,丰润的脸颊,凝脂般的雪肤,樱花般红艳的双唇,既有少女的清纯又有女子的妩媚.


"是从何时开始,宝贝就长大了呢?"


像为了惩罚他自己对她成长的忽略,他恶劣地将一个个湿热的吻印在少女的额头、脸颊及锁骨间.被褥下的双手更是邪恶地来到少女的胸前肆意揉搓,饱满轻柔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


"看样子小女孩真的长大了呢!"像验证般他摸索着解开了少女的衣襟双手探入肚兜,摸上了那小小的浑圆."好想尝尝樱桃的滋味啊"他调皮地在少女耳边轻语,轻舔她的唇瓣好似得到了她的应允,复将头颅深深埋入少女胸前.


"啊",发育中的胸脯似是感受到了疼痛,细小的呻吟从少女的樱唇中传出,胸前麻痒的感觉越来越大,好似蚂蚁在轻轻啃咬,很热很难受,她想蜷起身子想摆脱这难耐的感觉,可身体很沈重,酥酥麻麻,她只闻得鼻间是浓烈的梅花香以及另一种似有似无的味道,很好闻,就像梦中的香味,让人渐渐迷失.


"小家夥,太敏感了"


看着眼前的少女因他的爱抚而扭动身体,他只呼吸一紧,感觉腹下的硬挺更难受了.


现在他才知道偷香是多麽折磨人的一件事,的确很伤身.


可当他看到眼前的美景时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他的小宝贝上身衣衫不整,腰间丝带松垮着,胸前裸露的肌肤泛着红潮,两颗小.樱桃挺立在雪白的浑圆之上,因他的疼爱而泛着晶莹的光泽,像清晨的露水浸染一样.更要命的是袍子的下摆无意间撩起,雪白的大腿裸露着,堪堪是秀艳比花娇,玉颜艳春红.


他只觉一阵燥热,忙不迭地扯下了那遮挡春光的衣袍,一瞬间少女不着寸草的芬芳之地暴露在男子眼前.他用细长的指尖轻轻抚弄腿心的嫩肉,感受着它的轻颤,见蜜意流出後才伸入一指在内壁勾画描摹.


花苞感受到异物的入侵本能的收缩,将他的手指紧紧包围,处女之地紧致温热的触感使他浑身紧绷,犹如一头猎豹见到猎物後的蓄势以待.


他在等待,等待她的适应.当蜜汁充分湿润後,他才开始用手指揉捏开阖的花瓣上那隐匿的小小突起,伴着手指的菗揷,花穴中春水开始汩汩流淌.他只沾取少许涂在花唇之上,然後将身体下移将头埋入花穴之中用灵活的唇舌接替手指的位置.


轻轻含住那诱人的珍珠小核,猛烈的吮吸辗转,涌出的汁液尽数被小舌汲入口中,那仿佛是最香甜的珍馐美味让他一尝再尝.


许久,当他的唇离开她的花穴,勾起一丝晶亮的银丝,说不出的淫靡.


少女仍沈浸在美梦之中,但身体本能地呈现娇艳之态.


尤其是刚被他疼爱的含着春露的花心,在月光下闪着水嫩光泽,诱人之极.


他的目光灼灼,似不堪隐忍,"宝贝,我忍得好辛苦,让我碰一下好吗,只一下不弄疼你."边说边撩动衣袍,将硬挺的火热抵在少女湿润的花穴外,任前端与花唇摩擦.快感波涛汹涌般袭来,但这种点到为止的爱抚根本不能满足男人的欲望.尤其已经入其门而不得入的折磨更是让男人崩溃,他轻轻说服自己只进去花穴一点点就好,"真的,一点就好了,乖."


说完,一手扶正少女的纤腰,一手将自己的昂扬对准用力挺进,虽有春露的润滑,但少女的花穴仍紧致的不可思议,它才进去一点就被紧紧的包裹住了,丝毫不能前进分毫,而这种紧致让男人要命的舒服,害他差点缴械投降.


为了摆脱这种进退不得的尴尬之地,他将双手放到两人交合处轻轻揉搓,拨弄花穴里的珍珠小核,慢慢地热流涌出,他的巨龙开始可以蠕动,但他的理智让它不敢再往前进入,虽然那里是极致的销魂之地,虽然喷薄汹涌的欲望叫嚣着释放,他还是退出了.拔出火热的那一刻,两人的连接处滴落了许多汁水,看着少女绯红的脸庞,娇艳的花穴,男人的硬挺丝毫没有缓解下去,他只能尴尬地笑着,"静华,看我多疼你,我宁可自己难受也不忍你受苦,你该怎麽报答我呢?"


他很懂得争取自己的利益,不用少女开口就径自向少女索要起报酬来.


只见夜色深沈,月儿都羞弯了眉眼,躲入云层中消失不见.他对她的纠缠,坠入了黑夜的最深处.


偷香(限)梦醒


微薄的晨曦中,酣睡的女孩悠然转醒,脸庞透出一种近乎女子的媚态.


"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啊,是梦……只是梦而已"一想到梦境女孩羞了脸,将头蒙在了被子里.她说不出口,只隐约记得一个男人对她做着许多羞人的事情.她在梦中好像是似醒非醒的状态,看不清男子的面容,只记得那双火热的手抚上她的红唇,她的脖颈,她的锁骨……


"羞人,"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停止对梦境的回忆.殊不知这本不是梦,在这个所谓的梦中那个男人几乎做了所有羞人的事儿,除了那最後一道处女之门,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下床的时

性感嫩模新秀吳穎茵丝袜美腿一展女人风情



上一条信息:曼谷出差的淫荡
下一条信息:那些年我与丰腴农妇的销魂性爱故事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