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虐狐

虐狐


看着双手双脚被拉成「大」字形地绑在床的两边,他不禁哀叹出声,想不到他修炼千年,居然会因为一时的迷糊而落到这种境界。抱着一丝希望拉动手腕但在感到传来的灼痛感後放弃,果然那个人不会笨到只是用普通的绳索绑住他,因为那个人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不是吗?又怎会让他轻易逃脱。算了,反正也活了千年,还有什麽是见过的,他要杀要剐也就随便他吧,毕竟这个是他欠他的。

门吱地一声被推开了,进来一个身穿猎装的高大男子,他望着被绑在床上的人笑着问到,「我亲爱的狐,你醒了啊,觉得身体还好吧。」假惺惺的语气让男子大翻白眼,「托你的福,我觉得『非常非常』的好,不过如果你肯解开这些鬼符咒的话我想我会更好。」绑在他双手双脚上的符咒抑制了他所有的法力,要不他怎麽可能呆呆地任人宰割。

「呵呵,我亲爱的狐,我这麽难才得到你当然想留住你一辈子啊,但我只是一介凡人,当然是要借助一些小小的工具啦,要不你哪天不开心想离开我那我可怎麽办?我会心碎而死的。」听着男子恶心巴拉的话语,狐精觉得狐皮疙瘩都掉了,「哼,吕仲炎,你不要说得这麽好听,我知道你怨恨我夺走了你那未婚的妻子,但这个其实也不关我的事啊,是她自己先贴上来,我又不知道她有老公。你吃了五年的醋也够了吧。」「呵呵,狐,你错了,我才不管那个丑八怪呢,当初要不是我父母以死相避要我娶妻我才不会和她订婚呢,你勾引她刚好给我个机会休了她,我还要多谢你呢。」「那这个就是你的谢礼吗?还真是特别啊,追了我五年,你真是用心良苦!」「不不不,这个是我为了给你谢礼所做的一点点准备,真正的谢礼在後面呢。」「……」不知道吕仲炎想做什麽,狐精干脆闭上嘴巴来个以静制动。

「呵呵,狐,你这样是准备好收我的礼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五年了,他追了他五年,现在终於可以得偿所愿了,五年前的第一眼他就爱上了他,不管他是修炼千年的狐精,也不管他勾走了他的未婚妻使他在人前丢尽了脸,他是要定他了。眯着眼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吕仲炎将自己的唇贴上在梦中吻过千百次的嘴唇。

感到唇上温润的触感,狐精惊讶地睁开了双眼,开口想问却给了机会给吕仲炎侵入他的口腔,强迫他与他唇舌交缠。吕仲炎象国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细细地用舌头扫过他口腔中的每一寸地方,然後逮住他的舌头强力的吸吮。半响,吕仲炎终於察觉到异样。拉开身子怒气冲冲地看着底下毫无反应的人(呃,应该是狐)。

「你想挑起我的情慾吗?没用的,我修行千年,最起码也可以做到控制自己的身体,更何况……,我对男人没有任何兴趣。即使你的技术挺好。」狐精嘴边那抹胜利者的笑容深深的激怒了吕仲炎,但怒极反笑,表情看起来甚是诡异。

「呵呵,狐,你以为你可以抵抗吗?」

「我会尽力。」

「那就试试吧,本来我不想用的。但,是你不对,你不应该激我。」从身上的皮袋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瓷瓶,拔开红色的瓶塞。

「狐狂??!!」闻到窜到鼻间的味道,狐精也不禁惊叫出声,脸上顿时变了颜色。

「呵呵,狐,你的鼻子还是这麽灵。喜欢吗?这个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哦。」享受着狐精难得一见的惊慌,吕仲炎笑得甚是开心。

「你,你怎麽得到它的。」看着吕仲炎手上那瓶堪称天地间最为厉害的媚药,狐精不禁怀疑身为凡人的吕仲炎是怎麽得到他的。

狐狂,相传是在狐精到处为恶,扰乱凡人世界的时候天帝为了惩罚狐狸精的荒淫无度而下令太上老君采九千九百九十九种天下至淫的药物精练而成,即使是最擅长控制情慾的狐狸精在遇到这种媚药的时候也只有发狂的份,天帝就要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要以淫乱天下的狐狸精们也尝试一下因情慾煎熬而亡的痛苦。想到这里,狐精的脸色更为惨白。

「呵呵,狐,你不用怕,我并没有想要你喝下去,因为这种药实在太厉害,给你喝的话我担心到时要是我满足不了你的话可就糟了,我不不想和别人分享你美妙的身体,乖乖的别动哦。」一下子把狐精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光光,小心翼翼地将瓶中的液体倒在他的胸膛上,再以手象按摩一样把淡橙色的液体均匀地抹完他的胸前。来到两颗红色的蓓蕾上时,吕仲炎特别再将「狐狂」点在自己食指的指腹上,以指腹在红色的顶端上进行圆周运动,并不时以指甲戳刺着顶端的,将液体送进那个小小的凹处。满意地看到红色的蓓蕾开始挺立,肿胀,续而翻开美丽的花朵。

「呵呵,狐,这麽小小的刺激你就不行了啊,刚才不是还说要尽力的吗?」深吸了一口气,狐精决定忽略他恶意的挑拨,硬生生地把体内开始翻腾的情慾压了下去。

「呵呵,不愧是我的狐,这样才有挑战性嘛。要是一点点的狐狂就顶受不住那还真污了你的名呢,那我们继续游戏咯。」倒满了狐狂的手掌继续下移,来到狐精的慾望中心。

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吕仲炎的眼光当中,狐精的自尊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从来都是他随心所欲地操控别人的慾望,今天这种屈辱居然轮到他来尝试,难道真是报应吗?

「啧啧,狐,你好漂亮,不论是形状还是颜色都令人神魂颠倒。」低头轻轻地在狐精的慾望上印上一吻後再把顶端含进口中,在吞吐一阵後吕仲炎又再轻笑,「嗯,狐,你还是要抵抗我吗?那现在就来真的咯。」将手中的狐狂倒遍狐精的下体,再并拢五指握住狐精的慾望开始上下移动,右手手指挑开了龟头上粉红色的包皮,露出狐精极欲隐藏的铃口,像是想保证它的畅通,吕仲炎轻轻地在那个小小的开口上吹了一口气,再将瓶中的狐狂逐滴滴入,为了加速液体的流入,拇指也加入帮助行列在周围摩擦着。

「舒服吗?有感觉了吗?狐?」橙色的液体逐数被铃口吸入後吕仲炎便暂时离开了狐精的身体。

冰凉的液体流入体内勾起的是狂炙的慾火,狐精的分身不受控制的抬头挺胸,显示着它的存在。紧咬住下唇凝聚身体所有的力量想抵抗狐狂的药力,狐精告诉自己不可以呻吟出声,但,但慾望在下半身凝成一股火把,随着血液的流动将热力带往四肢百骸,全身的细胞都在骚动着。不行了,不行了,「啊……」狐精终於压制不住溢出了一声呻吟,慾望顶端更是渗出了透明的泪滴。

「有这麽舒服吗?看,你这里都哭了,我帮你擦一下眼泪吧。」吕仲炎的双手再次抚上狐精的分身,用手指掬起前端溢出的液体再摩擦着,还体贴地把底端的两个饱满的小球也放在手掌中揉搓,「啊,啊,恩……」抑制不住的呻吟一声声地从狐精紧闭的双唇中逃出,看着底下已经不复冷静的身体,吕仲炎的手开始向狐精的後庭进攻

日本名女优森下悠里诱惑写真



上一条信息:凋零的政坛之花
下一条信息:凌辱何X雯明星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