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意外乱伦勾起的母子淫邪

意外乱伦勾起的母子淫邪


滴滴的电话铃响起之际,身着丝质家居服的永萍正站在客厅的窗户,饶有兴致的看着一群放肆的年轻人将好几箱啤酒扛进了旁边的邻居家。她袅娜的走过来接起电话,「喂?」

「喂,请问邹强在家吗?」

「啊,他不在家哦,你是向华吧?」

「嗯,是的。」电话里爽朗的回答。

「向华啊,我还以为邹强和你在一块聚会呢。」「啊。没有没有,他之前说他打算去陈伟家玩的。他不在那就算了,萍姨再见。」

永萍挂上电话,开始惴惴不安:邹强这熊孩子打算去陈伟家?岂不就是刚才那些年轻人扛着啤酒进去的那里?天啊,这小子,才上高中就要去参加喝酒的狂欢party。

永萍透过窗户看了一眼陈伟家门前停着的一长串车子,显然,这场PARTY进行了好一会了。永萍有点气的冒烟了,她不但不允许她儿子喝酒,她还不想让她儿子与陈伟一伙人厮混。这个陈伟,从小在街边厮混,是个自以为是的小混混,每次来访都不好好呆着,就知道顶嘴。陈伟和他爸一个德性,傲慢嚣张,就是个被宠坏的富二代。永萍对于陈伟调戏自己的事,还一直心有余悸,那是几年前,陈伟过来找邹强玩,当时,永萍正在自己卧室里换衣服,陈伟猛地推开卧室门,刚刚脱下胸罩、只穿着蕾丝内裤的永萍大吃一惊,陈伟肆意的扫视着她光洁的胴体,一边淫笑一边视奸着永萍那毫无遮蔽的坚挺的豪乳。永萍依然记得自己无比愤怒的状态,但是,她也感到有点困惑,她清晰的记得,愤怒之余,似乎当时自己的蕾丝内裤居然有点潮湿。

陈伟的死党、住在自己家后面那栋楼的马克,和陈伟是沆瀣一气。马克是个大恶霸,粗声大气、狂妄自大。去年,永萍在后院打扫庭院的时候,马克正好和他的一群喽啰也在那吸烟。永萍弯下腰捡拾垃圾,宽松的领口中露出紧裹着豪乳的湖蓝色半杯奶罩,运动裤由于弯腰勾勒出三角裤紧裹着挺翘肥臀的痕迹,正好便宜了马克的狗眼,他啧啧称叹,毫不掩饰的向他的喽啰点评着永萍优美的曲线。

永萍赶紧跑回家关上门,但是,她依然记得,自己那包裹着肥臀的湖蓝色内裤,又一次变的氤氲潮湿。

思绪回到这场该死的啤酒party,此时,永萍多么希望老公还在家,而不是因公出差,他出差实在太多了,以致于现在,永萍只能独自处理这件麻烦事,母爱的天性,使她硬着头皮决定要去找回自己的儿子。她穿上鞋正准备出门,经过客厅的镜子前,不由自主的停下,开始梳理一头柔顺乌亮的披肩长发。她看了看镜子里的侧影,1米68的高挑身材依旧没怎么走样:湖蓝色的紧身背心,鹅黄色的运动短裤,将一双豪乳紧紧勒住,勾勒出傲人的双峰,双腿依然没什么赘肉,微肉的小腹对于一个已经41岁的女人来说,已经算很值得骄傲了。

永萍满意的出门了,她小心的穿过街道,敲响了陈伟家的门。一个面熟但是叫不出名字的高  中  生打开门伸出头来,手里还不忘端着一杯酒,眼睛眯成一条缝。

永萍拉开门走进去问道,邹强在这么?男孩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永萍看了一眼通往客厅的走道,走道和客厅都挤满了喝高的男孩们,他们大声喧闹着,他们许多都是邹强的校友,唯独不见邹强。永萍只能硬着头皮挤过这狭窄的过道,前凸后翘的屁股和乳房在这都成了累赘,不时受到挤蹭。男孩们冲着这个丰满的美熟女痴笑,胆子大的还和她打招呼,更有甚者,甚至上手在她成熟的肉体上游走、揉捏。

好不容易挤过狭窄的过道,客厅里更多人,但是依然不见邹强。她发现马克端着酒正站在自己边上,于是问他是否有看到邹强。马克说没看到。永萍显然不相信他说的,她站在客厅门口环顾了一会(当然也没被少揩油,许多男孩借机经过,不断用手捏捏她肥美的翘臀),一无所获,于是打算穿过过道离开。

        想到可以肏到妈妈那些性感而又风骚的熟妇人妻,享受她们柔软风韵的肉体,邹强的鸡巴又硬了几分。他低头亲吻可爱的母亲,答谢道,「那可太美妙了,而且,儿子还可以像现在这样,好好服侍妈妈的骚逼。哈哈……」「乖儿子,你爸经常出差在外,妈都好久没尝过鸡巴的滋味了。」永萍拉起儿子的手说,「走吧,咱们去卧室。」只见永萍捡起自己滑落的睡袍,领着儿子上楼走向卧室,白花花的巨乳肥臀赤裸着左摇右晃、上下抖动,被淫水打湿的阴毛在两腿间折射出淫靡的晶亮,引人入胜。

可是,羊入虎口,她一挤入拥挤的过道,就感到一只温热的大手搭上了自己的翘臀,她看不到是谁的手,一直被推着走,突然,有一只粗糙的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孩子们淫笑着起哄,嘿,阿姨,别走啊,还没开始呢。挤在这满是咸猪手的通道,永萍寸步难移,越来越多的手搭上了她的肉体。一只肆意揉弄着她的臀肉,一只搭上了她修长的大腿,还有的居然伸到了两腿间的三角地。当有人更明目张胆的隔着奶罩揉捏她的乳房时,她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停下!滚开!

咸猪手们完全无视她的怒吼。一只手伸进她的短裤,又插进她的内裤,直接贴身抚摸着她滑腻的臀肉;另一只手从背心下沿伸入,强行挤入她的胸罩,伴随着她无助的尖叫,肆意的零距离抚摸着她的一双豪乳。接下来有人开始撕扯背心的肩带,还有的试着解开鹅黄色短裤的腰带。不一会儿,她的背心肩带和胸罩肩带就都被拉下,背心被扯到了胸罩下方,湖蓝色的背心紧束着微微肉感的腰肢,嵌着棕粉色乳头的一双洁白巨乳应声蹦出,宛如一对玉兔凌空跃下。永萍大声尖叫呼救,可是就算叫破喉咙,也被淹没在喧闹的Party噪声中。

永萍发现陈伟正站在自己面前,他依然还没永萍高,却带着他那标志性的淫笑:「哈哈,骚骚的永萍阿姨,他居然这样戏称永萍,「你的宝贝儿子不在这,不过你这宝贝可以在这好好爽爽。」

马克此时正站在永萍身后,他环住永萍的腰肢,双手从背后攀上这对裸露的豪乳,高叫道:「嘿嘿,看啊,陈伟,这骚妇的奶子,和你说的一模一样,你小子没吹牛啊。」

「哈哈,那当然,这对奶子,我自从见了,就再也没忘过。」显然,陈伟曾经多次向这些家伙们炫耀过看到永萍赤裸上身的光辉战绩。

半裸的永萍被连拖带架拽回了客厅。她低头看了看自己:鹅黄色的短裤拉链被拉开,耷拉在挺翘的屁股上,白色透明的蕾丝内裤已经暴露在外。有人扯下她的运动短裤,她撇到自己的双腿间居然有濡湿的痕迹,自己居然湿了。接着,她的短裤和内裤统统被脱掉,背心和胸罩也被一把扯掉。永萍就这么浑身赤裸的无助的站着,被

武大混血美女王维琳网络走红 晒童年照力证纯天然



上一条信息:我偷看她上厕所
下一条信息:酒下酒赵尼媪迷花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