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武侠另类
首页 > 武侠另类 > 正文
酒下酒赵尼媪迷花

酒下酒赵尼媪迷花




至于本人么,阅尽天下佳文,心中自然无码,做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工作罢了。但是!此文确实是本人打手枪时,想象力的小翅膀扇出来的,特此声明!

古典文学的魅力就像国画的留白,言简意赅回味无穷。今日见到有人吧三言两拍的巫娘子翻成了白话,老夫打手枪之余,不免技痒。

话说古时婆州有个秀才,姓贾,青年饱学,才智过人。

有妻巫氏,姿容绝世,素性贞淑,两口儿如鱼似水,你敬我爱,并无半句言语。

那秀才在大人家处馆赞书,长是半年不回来,巫娘子只在家里做生活,与一个侍儿叫做春花过日。

那娘子一手好针线绣作,曾绣一幅观音大士,绣得俨然如生,她自家十分得意,叫秀才拿去裱着,见者无不赞叹。

因一念敬奉观音,那条街上有一个观音庵,庵中有一个赵尼姑,时常到他家来走走,秀才不在家时,便留他在家做伴两日。

赵尼姑也有时请她到庵里坐坐,那娘子本分,等闲也不肯出门,一年也到不庵里一两遭。

一日春间,因秀才不在,赵尼姑来看他,闲话了一会,起身送他去。

赵尼姑道:「好天气,大娘便同到外边望望。」也是合当有事,信步同他出到自家门首,探头门外一看,只见一个人谎子打扮的,在街上摆来,被他劈面撞见。

巫娘子运忙躲了进来,掩在门边,赵尼姑却立定着。

原来那人认得赵尼姑的,说道:「赵师父,我那处寻你不到,你却在此。我有话和你商量则个。」尼姑道:「我别了这家大娘来和你说。」便走进与巫娘子作别了,这边巫娘子关着门,自进来了。

且说那叫赵尼姑这个谎子打扮的人姓卜名良,乃是婆州城里一个极淫荡不长进的。

看见人家有些颜色的妇人,便思勾搭上场,不上手不休。

所以这些尼姑,多是与他往来的,有时做他牵头,有时趁着绰趣,这赵尼姑有个徒弟,法名本空,年方二十余岁,尽有姿容,那里是出家?只当老尼养着一个粉头一般,陪人歇宿,得人钱财,却只是拣着人做,这个卜良就是赵尼姑一个主顾。

当日赵尼姑别了巫娘子赶上了他,问道:「卜官人,有甚说话?」卜良道:「你方才这家,可正是贾秀才家?」赵尼姑道:「正是。」卜良道:「久闲他家娘子生得标致,适才同你出来掩在门里的,想正是那位了。」赵尼姑道:「亏你聪明,他家也再无第二个。不要说他家,就是这条街上,也没再有似他标致的。」卜良道:「果然标致,名不虚传,几时再得见见,看个仔细便好。」赵尼姑道:「这有何难,二月十九目观音菩萨生辰,街上迎会,人山人海,你便到他家对门。他独自在家里,等我去约他出来,门首看会,必定站立得久。

那时任凭你窗眼子张着,可不看一个饱?」

卜良道:「妙,妙!」

到了这日,卜良依计到对门楼上住了,一眼望着贾家门里。

见赵尼姑果然走进去,约了出来。

那巫娘子一来无心,二来是自己门首,只怕街上有人猎见,怎提防对门楼上暗地里张做?卜良从头至尾,看见仔仔细细,直待进去了,方才走下楼来。

恰好赵尼姑也在贾家出来了,两个遇着,赵尼姑笑道:「看得仔细吗?」卜良道:「看到看得仔细了,空想无用,越看越动火,怎生到得手便好?」赵尼姑道:「阴沟洞里思量天鹅肉吃,他是个秀才娘子,等闲也不出来。你又非亲非族,一面不相干,打从那里交关起?只好看看罢了!」一头说,一头走到了庵里。

卜良进了庵,便把赵尼姑跪一跪道:「你在他家走动,是必在你身上想一个计策,勾他则个。

赵尼姑摇头道:「难,难,难!」

卜良道:「但得尝尝滋味,死也甘心。」

赵尼姑道:「这娘子不比别人,说话也难轻说的。若要引动他春心与你往来,一万年也不能勾,若只要尝尝滋味,好歹硬做他一做,也不打紧,却是性急不得。」卜良道:「难道强奸他不成了?」赵尼姑道:「强是不强,不由得做不肯。」卜良道:「妙计安在?我当筑坛拜将。」赵尼姑道:「从古道『慢橹摇船捉醉鱼』,除非弄醉了,恁你施为,你道好吗?」卜良道:「好到好,如何使计弄做了?」赵尼姑道:「这娘子点酒不问的,他执性不吃,也难十分强他。若是苦苦相劝,他疑心起来,或是喧怒起来,毕竟不吃,就没奈他何。纵然饮得一杯两盏,易得醉,易得醒,也脱哄他不得。」卜良道:「而今却是怎么?」赵尼姑道:「有个法儿算计他,你不要急。」卜良毕竟要说明,赵尼姑便附耳低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卜良跌脚大笑道:「妙计,妙计!从百至今,无有此法。」赵尼姑道:「只有一件,我做此事哄了他,他醒来认真起来,必是怪我,不与我往来了,却是如何?」卜良道:「只怕不到得手,既到了手,她还要认甚么贞?得转面孔,凭着一味甜言媚语哄他,从此做了长相交也不见得。倘若有些怪你,我自重重相谢罢了。

敢怕替我滚热了,我还要替你讨分上哩。」

赵尼姑道:「看你嘴脸!」

两人取笑了一回,各自散了。自此,卜良日日来庵中问讯,赵尼姑日日算计要弄这巫娘子。

隔了几日,赵尼姑办了两盒茶食来贾家探望巫娘子,藉颂经与她约定日期到庵中。

赵尼姑自去,早把这个消息通与卜良知道了。

那巫娘子果然吃了两日素,到第三目起个五更,打扮了,带了丫头春花,趁早上人稀,步过观音庵来。

看官听着,但是尼庵、僧院,好人家儿女不该轻易去的,如果果不去,不但巫娘子完名全节,就是赵尼姑也保命全躯。

却说那赵尼姑接着巫娘子,千欲万喜,请了进来坐着,奉茶过了,引他参拜了白衣观音菩萨。

通诚已毕,赵尼姑敲动木鱼,先拜佛名号多时,然後念经,一气念了二十来遍。

说这赵尼姑奸狡,晓得巫娘子来得早,况且前日有了斋供,家里定是不吃早饭的,特地故意忘怀,也不拿东西出来,也不问起曾吃不曾吃,只管延挨,要巫娘子忍这一早饿对付她。

那巫娘子是个矫怯怯的,空心早起,等她拜了佛多时,又觉劳倦,又觉饥饿,不好说得,只叫丫环春花,与他附耳低言道:「你看厨下有些热汤水,斟一碗来!」赵尼姑看见,故意问道:「只管念经完正事,竟忘了大娘曾吃饭未?」巫娘子道:「来得早了,实是未曾。」赵尼姑道:「你看我老昏了,不曾办得早饭。办不及了,怎么处?」巫娘子道:「不瞒师父说,肚里实是饿了。随便甚么点心,先吃些也好。」赵尼姑故意谦逊了一番,走到房里一会,又走到灶下一会,然後叫徒弟本空托出一盘东西、一壶茶来。

巫娘子已此饿得肚转肠鸣了,摆上一盘好些时新果品,多救不得饿,只有热滕滕的一大盘好糕。

巫娘子取一块来吃,又软又甜,况是饥饿头上,不觉一运吃了几块。

小师父把热茶冲上,吃了两口,又吃了几块糕

魅妍社翘臀美女妮可私房写真 完美视觉享受



上一条信息:意外乱伦勾起的母子淫邪
下一条信息:疯狂科学家与孕妇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