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人妻女友
首页 > 人妻女友 > 正文
闺女的母亲

闺女的母亲

Part 1

“妈,我来给你介绍,这是凯文。噢!这是我妈。”

璐君笑盈盈的显得春风满面,说完白了我一眼,一溜烟跑到卧房去了!

“伯母!”我笑着站起身点头为礼。

“请坐,请坐,房子里乱七八糟,你不要见笑!”伯母穿着蓝春娥淡蓝色的睡衣,嘴角一挂着一撮撩人的荡笑,招呼我。

“哪里哪里!”我谦虚着。

“璐君这孩子,年纪小,不懂事,以后请你多爱护,多管教!”伯母一面说一面倒茶。

“璐君长的标致,聪明伶俐,又很听话,管教,实在不敢当!”我藉机细看伯母。

宽大的蓝色睡衣,虽然看不出伯母的玲珑曲线和三围的尺码。但由她那长桃身材上判断,她的三围不会太差。白馥馥的玉骨冰肌,在电灯光下掩映可见。瓜子脸,长长的一头秀发!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诱人的力量!

俗语说:“找老婆儿看丈母娘。”女儿长的漂亮,母亲准不会太差!我心中暗想,她真是一个可意的妙人儿。

“凯文,请用茶!”伯母双手擎着茶杯。

“不客气,不客气。”我有点失态。双手去接伯母手中的茶杯,有意的和她的手碰了一下,心里马上和触电一样,有一阵异样的感觉:她的手好细腻,润滑?柔软!

伯母报我一个本意撩人的微笑,我心中又是一荡!

吃过晚饭,我们愉快地聊着,不觉天色已晚。

“妈,你陪凯文坐一坐,我去外边叫宵夜!”璐君换上一身粉红色的睡纱,笑容可掬的走进客厅!黑色的三角裤衬映一着雪白的玉体,向我飞了个媚眼。接着出门去啦。

“唉!这孩子真没办法,太任性!你多担待。”伯母叹了口气。

我藉伯母过倒茶的常口,伸手去抓她那润滑的柔荑!

伯母满含春意的微微一笑!不说什么。

“凯文,你吸烟吧?我去给你拿烟!”

“谢谢你,别太客气,我……我有…”我尚未说完,伯母的身影已回到内房。

这时,璐君突然在门口出现,她并未说话,只是用手在比划。

先指我,再指指伯母进去的内房,然后是用右手的食指在自己的粉脸上,划了几划。

这意思当然是让我进她妈妈的卧房,然后骂我不要脸。

“谢谢你啦!”我说这话声音很低,不会叫人听见,于是我站起身来蹑身蹑足的混进伯母的卧房。

这世界上没有所谓的贞节烈女,何况在“性”心里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

原来伯母进到卧室,并非是拿烟,只是对着穿衣镜又加一番修饰。见她手持眉笔,在本来弯弯的两道长即,又轻轻的描上几下。再取过粉盒,在脸上胫上一阵拭抹。最后又撒到身上不少香水!直到她对镜一笑,认为满意的时候,我全部看到眼里。

我且不进房,躲在门后的暗影里。等伯母刚一出门,我猛然里向前将她拦腰抱住。

这动作使伯母吓了一跳,刚想惊叫问:“谁?”我火热的舌头,已整个的塞了伯母一口。

我腾出一手,撩起伯母的睡衫,抓住她一只结实的奶子,一阵子揉搓!伯母两只手去讨拢我西装裤的鸡巴。

半天之后,伯母才推开我,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白眼,长吁一口气,娇嗔万状的说:“没规矩,叫孩子看见。”说着她退进卧室。

“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一家人。”我得寸进尺的跟了进来。

“凯文,请你尊重一些,我们可不是那…………。”伯母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娇喘吁吁的装出生气的样子。

“好姐姐,给我吧!我会给你满足,我会把你带到天上,再飘到地上!”我做出哀求的样子。

伯母噗噗一笑,没好气的说:“第一次见面,就毛手动足!怕不失了你的身份?”

“好姐姐,我的亲妈………”话说了一半,我扑上来,将伯母抱了个满怀,又是一阵热烈的长吻………

这一次我们合作得密切,舌尖抵着舌尖,嘴唇压着嘴唇!四只手不停的动作。我解她睡衣上的暗扣:她拉我西装裤上的拉练,伸进去摸我的鸡巴!暗扣解开啦,坑荡荡,白生生的酥胸,倒挂着两颗颤巍巍的圆团团的奶子。奶子被捻的红红的。

我伸手又脱她的三角裤。伯母轻嗯一声,两腿一并,阻止我的行动,我只好由脱改摸!伸手进去抚摸她的阴毛、丛中的细缝!

刚一触摸,伯母那久旷的浪流,已竟湿滑滑的有不少浪水流出!

这时我的鸡巴,在伯母的手中,已由勃起而渐趋坚硬!伯母偷眼细晓,那货已露棱跳脑,紫光鲜明,挺在西裤外,像没有轮头的杆子不住扑弄。晓,那货已露棱跳脑,紫光鲜明,挺在西裤外,像没有轮头的杆子不住扑弄。

“我的亲妈,给我吧。”我又在哀告。

伯母没加可否,只是用手在扎量我的鸡巴!量量约有七八寸!对于鸡巴的粗度,伯母用手钻钻。光是那龟头的地方,就有一把!

欲火高涨的我,实在把持不住,拚命的又去脱伯母的三角裤。

这一次伯母未再留难阻挡,并且十分合作的把肚子一收,那尼龙质型的内裤,随着我的手滑下腿去,她再用足指的力量,把它踢到地上。

吓!那白色的三角裤上,已被伯母的浪水浸湿了一大块!

我低头细看伯母那白腻细滑的小肚子底下,黑得发高的阴毛,疏秀不密,再看那雪似的大腿中间,一道浪水真流的灵泉。看起来没有璐君那个丰满,但比她那个短小!

我用手压在伯母的阴门子上,一阵轻揉,然后伸进一个食指,上下左右的挖扣,连搅合!

伯母的淫心大动,解开我的西装裤,给我退下!两手抓住鸡巴,一手在上,一手在下,前边还露出很大的龟头!她上下的律!左右的摇幌!

我抽出食指,食指上湿淋淋,腻滑滑的,我在床单上抹抹的抓她的奶子。伯母刖跷起一腿,樱口微张,就去吞我那龟头,说也奇怪,刚已含住,我鸡巴一养,肚子一挺,那货跳出冠门,跑到她的阴阜!

伯母用手握住,再低头看着她的穴口整个套住那鸡巴的龟棱!才仰头星眼微合的我送一个热吻。

我紧咂着她的舌尖,两手扳着她的大腿,慢慢的用力下按!觉那浪水已套满阴茎,才用力一顶。

嗯了一声,伯母在上,山摇地动的摇幌起来。

我是调情大王,调理女人的老手,知道这种坐姿虽然舒畅,但只可短暂而不能久长,因为长久之后男女都觉很累。于是我把伯母的睡交把下,抱起来,放在床上,自己干脆站在宋下,两手提起她的两腿,分跨在臂上,旋行一个由志的姿势—-老汉推车–。

最初我行九浅一深,或二八浅的软功!渐至后来,就没命的一个劲的顶撞!

伯母对风月一道,也是一个能手,她柳腰似蛇,屁股恰如波浪!或左右摇摆或上下迎送,或穴口抽缩!

我展开腰力,猛顶真撞,每一下都连根至没,外边只剩下两个卵子!林太太被捣的淫心子养养,莺声燕语的决口子直叫:“嗳嗳……我的亲哥……&helli

惹火动感音乐美女



上一条信息:升官又奸同学妻
下一条信息:直播舔堂嫂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