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家庭伦理
首页 > 家庭伦理 > 正文
一个超极荡妇的乱伦之爱-第10页
又领她们到饭店吃了一顿好饭,高兴得这些没有出过门的农妇、老太婆连嘴都合不拢了。尤其是那些缺了牙的老太婆更是高兴。这一个月来,我每天都给她们灌输性开放的观念,本来她们就在乡下是出了名的淫妇浪婆,我还在家里给她们放一些母子相奸等诸如此类的色情片,看得这些淫妇个个裤裆精湿,连晚上做梦都喊着大鸡巴,这些老骚羞们多数都是寡妇,在乡下那种地方很容易就能勾上自己的儿子,像周婆婆年轻时就是远近闻名的淫妇,四十岁上勾上了自己的儿子后,还生了一个对她儿子而言,不知是妹妹还是女儿的小丫头,而这个妹妹女儿不到十四岁就在周婆婆的帮助下,被自己的哥哥爸爸开了苞。再有象是王奶奶,虽然已经是七十多岁了,却得村子里的差不多所有的年轻后生都有一手,最精典的是一天傍晚在村头的大磨盘上,扒光了衣服被村子里的老少爷们轮流奸污,两个干瘪的乳房被两个顽皮的小子用绳子系住,拴在头顶上的树杈上,最后还在老羞玄插了一根黄瓜,叫她自己吃掉,她也就用嘴里仅剩的几根牙齿把这根沾着她的淫水的黄瓜啃掉了。

到了城南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钟了。一楼的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我看了一下,全都是属于家里的人,我大儿子一家,小儿子一家,凤兰的大儿子一家人,大女儿一家人,还有大儿媳妇儿白洁的母亲,除此之外,就是小儿子强儿的岳母、刘伟的岳母、素芳的大姐素云的婆婆,差不多近二十人,大家或坐或站,所有的人都是一丝不挂。在大厅的左侧放着一条近十米的长桌,桌子上放满了食物和饮品,东南角放置着一个巨大的屏幕,屏幕上正在播放着一部美国的色情大片,内容正是老妇群交的。

尽管我带来的这些农村淫妇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乍一看到这个场面,还是吓了一跳,一个个禁若寒蝉,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两个儿子看到我,一齐走上来,抱着我亲了一下,我用手分别抓住他们的鸡巴撸了几下,算是打了招呼。大家都迎上来说话,强儿的岳母我是很熟的,彼此互相玩过一两次,刘伟的岳母和素芳她大姐素云的婆婆,这两人我是头一次见,所以多说了几句话。刘伟的岳母是一个身高马大的女人,一双巨乳好象随时都会掉下来一般。而素云的婆婆身材适中,但有一个非常惹火的地方,就是她的阴毛非常地浓密,正面看差不多要盖住了整个小腹,连两个大腿内侧都是毛,稍稍弯一弯腰,从后面就可以看见她的 沟也是布满了毛。我问了一下她们的岁数,刘伟的岳母六十九岁,素云的婆婆六十三岁。

我和大家寒喧后,便招手叫门口的那些乡下农妇过来。她们有些迟缓地向里面挪动着脚步。我先把妈妈和薛婶拉过来,介绍给大家,儿子和孙子都过来拉着她的手问好,儿子叫着奶奶,孙子叫着祖奶奶,并把二人拉到身边坐下。

然后我依次介绍着周婆婆、王奶奶、宋家姐妹、孙奶奶、直到郭家儿媳妇。

然后我把她们交给了大孙子阿英,由他这个经理来处理。

阿英果然是管理的人才,只一会儿功夫,就把这些人分配得清清楚楚,除了他的祖奶奶和岁数最大的薛婶以外,每个人在这里干什么都讲得很明白。

“好了,现在你们都排好队,一个一个来,把衣服脱掉,让我们大家看一看。”

到了这一步,已经由不得她们了,况且在这一段时间里,她们已是淫水四溢,骚痒难当了。她们一进到这里就如同进了天堂一样,这是她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一想到今后就要在这里生活,她们简直要兴奋得哭了。

首先是孙奶奶开始脱,她今年七十二岁,长年的农家生活使她的身体看起来要比城市里同年的老太婆要健壮得多,肤色是那种酱紫色,当她脱下上衣的时候,两只奶子又瘪又长的掉了出来,差不多快要耷拉到小肚子上了,奶头黑乎乎的,乳晕也是那种黑紫色,最后脱掉裤子的时候,房间里的议论声更大了,只见她胯下的阴毛是一种雪白的颜色,比她头上的白头发还要白,而且很密实,很长,这使她整个看起来有一种很怪异的淫荡。她整个的皮肤都已经非常松驰,腰两侧的皮甚至可以拉到两胯。孙奶奶好象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难看,一直用手遮着双乳和下体,只可惜她的乳房实在是太长了,根本就遮不过来,胯下也是从指缝边露出白毛。

阿英从人丛中+出来,走到孙奶奶的面前,伸手抓住她的手放下来,然后用手轻捻着孙奶奶的乳头,神情严肃地说∶“各位,你们今天能到这里来,就说明你们已经知道这里将发生什么事。我刚才已经把你们在这里的工作做了说明,但这只是你们日常需要做的工作,事实上,你们的主要任务还是要伺侯将要来到这里寻找快乐的男人,而你们绝不应该有任何心理顾虑和负担,你们所要做的就是要成为所有人中最淫荡的骚货。我不管你们的年纪有多大,只要你还记得你是女人,你就要变得象一个骚货、一个婊子、一个妓女,在这里你们可以尽情地释放你们平时只敢在心里想,而不敢在行为上体现出来的一切。我相信你们从年轻到现在,一定有很多性的幻想,那么这里就是你们表现的地方。因为你们的身份,所以在这里,你们不但是女佣,还是性奴隶。听到了吗?”

有几个人回答听到了。阿英大声道∶“大点声,我听不到!”

又多了几个人一齐回答,声音也大了一些。

阿英不满意,大叫道∶“好,你们听着,跟着我一起喊,我是骚俜!”

“我是骚俜!”七、八人参差不齐地说着。

阿英又叫∶“操你们妈的,难道你们没有吃饭吗?还是以为自己是圣女?一齐喊,我是骚俜!”

“我是骚俜!”这一次差不多都喊了起来,只是声音还是不够大。

阿英再喊,众人再跟着喊,声音越来越大,这场面令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受了感染。我和其他人也跟着阿英的节奏喊了起来。刹那间,整个大厅都回荡着“我是骚俜”的呼喊声。

大厅沸腾了,所有女人都跟着阿英喊着。“我是骚俜!”,“我是婊子!”,“我是欠操的老麻!”,“操我!大鸡巴操我!”,“我是老淫妇、大骚俜!”

呼喊声响彻整个夜空。

在这震耳欲聋的喊声中,这十九个老淫妇齐刷刷地脱了个精光。一下子,这十九个老淫妇加上原来的家里的老妇们,整个大厅变成了巨大的天体营。

我注意到我的妈妈和薛婶不但脱光了衣服,而且已经和我的孙子操了起来。

尤其是薛婶虽然已是八十三岁的高龄,其淫荡之情绝不亚于年轻人,她那花白的稀疏的阴毛被淫水打了个精湿,肚子上布满桔子皮的赘肉被阿雄操得前后上下地颤动着,一张没牙的瘪嘴,含糊不清地叫着∶“噢,太好了,我的小爹呀……操死我了……使劲儿操烂我这个八十多岁的老骚俜&hel

邻家MM沈乔乔牛仔背带装清纯甜美写真



上一条信息:姐姐白色的内裤
下一条信息:大嫂丰满的穴穴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