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家庭伦理
首页 > 家庭伦理 > 正文
如此家庭

如此家庭

廿岁的那一年,我家刚移民不久,父亲却过世了,家里留下了我和母亲、姊姊和两个妹妹。

所幸,父亲在过世的时候,留下了一楝房子和一些存款,所以呢,我和另外四个女人同居在一栋房子里,大家也没有分散,或是各自独立门户。

母亲是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尤其平常不怎么做家事,所以那一双手,她的身段,并不像一般欧巴桑那样臃肿、痴肥,反而是色光四射,妖冶迷人,三个女的呢,姐姐名叫婉妮,是个柔顺,乖巧的典型好女孩,大妹叫婉蓉,个性倔强,不肯轻易讨饶,小妹名叫婉怡,是个多愁善感型的女孩,虽然四个大小女人个性不相同,可是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她们四个长像都很接近,唯一可立即辨认不同地方就是身高。

本来,大家一块住在一起,虽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可是我们五个处得还很融洽,四个女的,渐渐地也以我为发号施令的中心,有问题,大家一起研究,从来就没有发生口角,或争执什么的。俗语说: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

由于我渐渐地抓住整个家的经济大权,每人每月薪水不但要缴库,且要问我准允才能用钱,所以呢,四个大小娘们,无论那一方面都尽量的讨好我,巴结我,我真的是乐不思蜀,也开始对她们渐渐有了性趣。

第一个让我斡到的是姐姐,情形是这样的:

我们住的地方,是一栋二层的房子,楼下有一间客房,平常是小用的,如有亲朋好友来访,才会用它。楼上有五个房间,我和姐姐是隔壁,由于年龄较为接近,姐姐只大我十个月,所以她对我是无话不谈,无所不言,当然在我面前也不会有什么避讳,经常短裤,睡衣两头跑,久了也倒不觉得怎么样,可是也因为如此,所以无形中就制造了机会,也开始了我和她们之问不正常的关系。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楼下客厅里看电视,家里也正好剩下姐姐,另外一个人则去参加大姨妈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妹的婚礼,我因为小喜欢参加那种聚会所以没去,而姐姐呢,更巧,由于地的机车半途坏了,所以干脆不去了,留在家里。

在家里,我是习惯性的不穿上衣,只着一条白色短裤,姐姐则穿了件蓝色丝质的睡衣,坐在沙发上,突然间,我发觉姐姐今晚特别溧亮,特别的有味道,我乃打趣的道:

“将来不知那家的男孩子有这个福气娶到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

“讨厌,你又来取笑我了”

“姐,你有没有男朋友,我帮你介绍一个。”

“你介绍谁呢?”

“介绍我呀,怎么样,不错吧!”

“你少胡闹,你怎么可以。”

“谁说不可以,反正这里没人知道我们家的过去,我们可以对别人说不是亲生的。”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我移步到她旁边,并搂住她那细细的腰,涎着脸说:

“你看清楚,我是不是长得一表人才,英俊又惆傥!”

“你惆傥的鬼,还可以算个大头鬼”

说完,不知怎么打的,竟然打在我的生殖器上,痛得我惊叫道:

“怎么可以乱打,你想滚我绝种呀,痛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要紧?”

“不要紧,它还没掉下来,只是有点痛,姐,你要给它安慰!”

“怎么安慰法?”

“我要你用手向它说对不起!”

我立刻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裤裆按上去,姐姐连忙把手拿开,口中连声说道: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

此时我裤胯底下的玩意儿,慢慢的胀起来,整个看起来,已彻微隆起,姐姐也看到了,脸好红,正巧,我的手搂住她的腰,略用力,她整个人倒入了我的怀里,她急着想挣脱,我却搂得更紧,低下头,我看着她那张吹弹可破的脸庞,相似三月里盛开的红杜鹃,可爱死了。

姐姐躺在我怀里,也不再挣扎,不知怎么的,我有股冲动,我想要,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吻上去的,只知道她左闪右闪,最后成是让我吻上了。

让一股电流,侵袭了我,也侵袭了她,我吻得好狂热,吻得好激动,姐姐的手此刻也紧紧抱住了我,沉重的呼吸声,生理上的需要,淹没了我们的理智,也撕去我们的衣服,也冲破彼此之间的那道墙。

有些时候,我私底下会偷看一些黄色书刊,遗憾的是,我没有实际的临床经验,当我们赤裸裸的坦白时,我的唯一念头就是要斡,要上,我像一头放出栅的艋虎,把姐姐硬压在沙发上,底下的玩意儿在那里乱顶,乱捅,就是找不到洞口,姐姐口中虽然说:头去看仔细。

“弟弟,不能这样,你不可以这样,放开我,弟弟放开我”

可是,并没有多少的实行意愿,来表示她所谓的不要。

就这样胡搞乱搞,弄了好久,终于想到书上不是说分开双腿吗,我赶忙低下一看:

“啊哈,哎哟,真要命,姐姐的腿是含并的,我真是白搭。”

连忙分开姐姐的双褪,就是这样,还好不是英椎怒用武之地,这根肉棒,按照书上所言,终于慢慢的进去了一点,我立刻感到一阵温暖,而且滑滑的,似乎有东西挡道,不让肉棒进去开山凿洞,我一挺腰,一送力,又进去了一大半,可是被我硬压在底下的姐姐,却哀叫连天的喊:

“痛……痛呀……我快死了……弟弟你不要弄……痛死我了……”

“弟弟!!痛::不要动……不要动……”

“原来姐姐还是处女,难怪她和我一样,不懂!”

我连忙又按书上的指示,立刻俯身亲吻她的嘴,她的乳头,来刺激她的性腺,我如机械般地做如此的连续动作,一会儿亲吻,一会儿含乳头,终于,姐姐不再推我,也不再喊痛。

“好弟弟……嗯……姐姐里面好痒……好痒……好弟弟你快动……。”

“我如奉圣旨般,立刻抬起屁股,又往里面动,谁知地又喊了:

“啊……轻一点……不要那么用力……弟弟……轻一点……。”

我的肉棒被姐姐的穴,紧紧的包着,真的好舒服,好快活,为了给地止痒也为了让我舒服,我频频的的进出,就这样干了几十下,姐姐的手突然紧紧抱住我的背。

“好弟弟……姐姐好舒服……好美……弟弟……你快一点……。”

“嗯……哦……我好美……好美……嗯……。”

“姐……我也好舒服……好美……哦……哦……。”

“姐……我从来不晓得干穴是那么爽的事……我以后会常常要……。”

“好弟弟……姐姐美死了……快动……快一点呀……。”

“嗯……嗯……姐姐要美死了……要快活死了……嗯……。”

我突然戚到一阵温暖,一阵冲动,随着姐姐的泄出,我这样干了几下,也随之泄了。

完事之后,我和姐姐,相互的爱抚着,相互地擦去身上汗水。

“弟弟,你以后叫姐姐怎样做人”

“姐姐,我不理我们是亲姐弟,我可以娶你,真的,我会娶你!”

“可是,母亲那里,你说得过去吗”

“我们尽量去说服她,不行再慢慢的想辫法。”

“姐,我还想要。”

“好吧,我们到房间去。

由于,刚才没有

娇嫩白虎少女翘臀模特丁筱南床上诱惑宅男



上一条信息:大嫂丰满的穴穴
下一条信息: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淫乱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