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家庭伦理
首页 > 家庭伦理 > 正文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淫乱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淫乱

我的妹妹雪丽可以说是完美无缺的女生。

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大家大概会以为我是会积攒零用钱买春日○穹手办的妹控,为了自己的名声必须声明在前,我对雪丽完全没有抱持超过家人以上的感情,开头那句话只是在陈述事实,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

首先,她的容貌出众,我并不想用闭月羞花之类陈腐的形容词,这么说吧,仅仅上个月,雪丽就曾被16名男生告白。

当然,这些勇士无一例外地全部阵亡--你问为什么我会知道得如此清楚?不好意思,这属于个人机密,无可奉告--总之,因为和雪丽朝夕相处了十几年,电视上那些或清纯或性感的女星在我眼里都和在菜市场卖萝卜的大妈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有人认为雪丽只是金玉其外的绣花枕头,那就大错特错了,她的学习成绩也出类拔萃。

自从她入学以来,在某种意义上一直是同年级学生的噩梦。

其成绩始终高居年级榜首,对别的学生来说俨然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墙壁。

据说甚至有人对此感到绝望而转学,不过这个消息是真是假现在已经无法考据。

最重要的是,她的性格谦恭随和,脸上总是洋溢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对任何人都非常礼貌,完全没有优等生的架子。

虽然一般来说,鹤立鸡群的女生容易被同性们妒忌,遭到排挤或欺凌。

但得益于雪丽温和的性格,她不仅未曾遭遇过这种事,反而是很多女生仰慕的对象。

当时的我做梦也无法想到,某件偶发事件会犹如一场九级地震,让雪丽在我心中的完美形象轰然倒塌。

“好热~ ”六月的某个星期天,差点被晒成+人干的我有气无力地推开房门。

今天原本计划去朋友家玩,可是在公交车上却接到那家伙的短信,说是临时去机场接刚刚回国的表妹,没时间招待我了。

可恶的家伙,妹妹难道比朋友更重要吗?托他的福,我不得不中途下车,然后再乘坐相反线路的公交车原路返回,最后顶着毒辣的太阳步行约二十分钟,这才好不容易抵达家中。

说到比这更悲惨的事,大概只有看守所喝凉水、下饭馆吃到地沟油、摆摊遭遇城管、被李○铭开车撞飞……好吧,还挺多的。

明明刚进入6月,炎热的程度却堪比三伏天,这一定是全球变暖的恶果,人类如果再不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迟早有一天会遭遇灭顶之灾--对地球的未来忧心忡忡的我换上室内鞋,然后推开紧闭的客厅门走了进去。

“我回来了--”一走进客厅,就感觉凉气扑面而来。

我就像喜逢甘露的树苗,全身都无比舒畅。

空调果然是人类最棒的发明,bravo!什么?你说空调也会对环境造成不良影响,无异于饮鸩止渴?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只要能从这逼人的暑气中解脱出来,不管是毒酒还是含有三氯氰胺的牛奶,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哥、哥哥,你不是去朋友家了吗?”雪丽对我突然回家似乎感到很惊讶,平时性格沉稳的她,此时却显得有些慌乱。

“朋友有事,所以提前回来了。

话说你一个人在客厅做什么啊?”“没、没什么。

天气太热,所以到有空调的客厅来看书”“你的房间不是也有空调吗?”顺便说一句,我的房间里却没有空调,盛夏时节也只有破旧的电扇吹出炙热的风,这完全是差别待遇吧。

“我房间的……好、好像坏了”哼哼哼,妹妹啊,想要欺骗你的老哥还早了一百年哦。

进门的时候我明明看见你正从DVD播放机中取出什么光盘,上面的指示灯还亮着呢。

今天父母也因为要加班所以不在家,综合这些考虑--“你刚才在看影碟吧?”“…………没有”雪丽结结巴巴地否认,脸上明显露出慌乱的表情。

其实个人觉得这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雪丽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难得的星期天放松一下也很正常。

只是看到平日完美无瑕的雪丽难得露出慌乱的样子,感到非常新鲜,情不自禁地想要多戏弄她一下。

先说明,我可不是S。

“真的吗?DVD的电源好像还没切断啊”“大、大概是妈妈忘记关了。

总之我要回房学习了。

哥哥再见”雪丽丢下这句话后,飞快地地逃离客厅。

唔--做的有点过火了吗?转身的一瞬间似乎看到她的眼里有泪光。

些许的后悔感像绣花针刺痛着我的良心。

要不要去道个歉呢--我一边想一边坐在沙发上享受空调营造的清凉世界。

“这是什么?”突然左手碰到了某个又硬又凉东西,拿到眼前一看,发现是粉红色的塑料制品,看起来像是某种遥控器,可是我以前从没见过这种类型的遥控器。

小巧的面板上只有一个可调段数的开关,旁边分别标注着数字1- 3。

“如果是家电的遥控器……似乎太简陋了吧。

以前没见过家里这种东西啊……”我自言自语地说,同时试着把开关调到“1”的位置,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电器被启动。

“呜……”背后隐隐约约传来类似喘息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发现本应该回自己房间的雪丽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客厅门口。

她的脸色潮红,呼吸急促,大腿扭扭捏捏地互相摩擦,似乎在忍耐着什么,样子看起来有些奇怪。

“雪丽啊,你不是回房了吗?你的脸好红,不会是生病了吧”雪丽没有回答,美丽的眼瞳紧紧地盯着某件东西,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终于恍然大悟。

“啊,这个是你的吗?”“是……不、不是的”不知为什么,雪丽说话吞吞吐吐的。

似乎很想要那个遥控器,但是又不愿意承认。

“如果不是你的,我就拿去交给妈妈了哦”“呜……这是……”雪丽低下头,全身都在微微颤抖,最后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冲到我的面前,劈手夺过遥控器,然后头也不回地飞快离开客厅。

“搞……搞什么啊……”只剩下我站在遭到妹妹旋风肆虐的客厅,呆然地自言自语。

遭遇了这一小小的不可思议事件之后,总感觉雪丽时不时地偷偷瞄我,而一旦和我视线相对,又会迅速移开视线,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让我整个下午都坐卧不安。

晚上十一点多,我慵懒地趴在床上看海○王,突然一阵礼貌的敲门声把我从幻想的世界拉回现实。

“是谁?”我略感奇怪,习惯早睡早起的父母应该已经进入梦乡,平时这个时候基本上不会有人敲我的房门。

“雪丽,有点事想和哥哥谈谈”真是稀客,自从雪丽上高中以来,就再没有单独进过我的房间。

更何况还是在那么晚的时分,虽然心里有点意外,我还是立即起身去开门。

站在门口的雪丽穿着淡蓝色的无袖衬衫,短裙下修长的大腿宛如初雪般白皙,令人目眩。

不知是不是刚刚洗完澡,她的脸色微红,秀发上飘来若有若无的香味,撩拨着我的鼻子。

我努力压制不应有的念头,尽量用平静的语气招呼雪丽。

“进来吧,不好意思房间有点乱”“打搅了

绝色美女戴予桐性感完美曲线极品身材诱惑



上一条信息:如此家庭
下一条信息:喜獲千金再度春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