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现在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家庭伦理
首页 > 家庭伦理 > 正文
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妈妈

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妈妈

第一次见到妈妈与人欢好,是在我读书那年。

记得那天下午排的是政治课,我觉得特别枯燥无味的课。心里惦记着昨晚的游戏就要通关了,于是吃了中午饭就溜回家躲进房间里大战起来。

玩了不一会儿,忽然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我吃了一惊,飞快地关了电脑,躺在床上装睡,心里编著“觉得头疼,请假回来休息”之类的借口。

接着就听到外面一男一女的说话声,女的显然是我妈,男的却不是我爸爸的声音。我好奇起来,轻轻地走到窗子边,撩起窗帘的一角向客厅里看。那男的是刘波,我爸爸早年邻居家的儿子,现在有个三十来岁吧。听爸爸说很早就没什么联系了,几年前我家搬到这个小区后,意外地发现刘波的爸爸也住同一个小区,两家也自然就常常有些交往,刘波经常上我家串门,和我爸我妈的关系都挺好的,“王哥”、“许姐”的叫得很亲热。但我不太喜欢他,觉得他油头粉面的,像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刘波在沙发上坐下来,妈妈给他倒茶。刘波接过茶放在茶几上,就伸手去搂妈妈。妈妈推开他,对我的房间叫了几声:

“小进、小进……”我没吱声。刘波笑着说:“那么小心干嘛!小进不是在学校上课吗?怎么会在家!”妈妈笑笑,没出声,却不再拒绝他搂过来的手。两人搂了一阵,我分明看见刘波的手伸进妈妈的两腿间摸索着,妈妈的呼吸变得急促进来,说了声:

“我们进屋吧!”两人抱着就进了爸爸妈妈的卧室。

我做梦都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心里激动得要死。我轻手轻脚地走出我的房间,却见妈妈的卧室门都没关好,留了一道大大的缝。我小心地找了一个不容易被发现、又能看清里面情形的角度向里望去。

妈妈已经脱了鞋子斜躺在床上,上衣也已经被脱去,刘波正把手探到妈妈的身后去解她的乳罩,很快乳罩就解了开来,一对雪白丰满、晶莹剔透的美丽的大乳房几乎是弹了出来,我发誓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对乳房,比电脑上那些祼体美女写真的乳房都美,樱桃般大小的乳头不是我想像中的黑色,相反还呈现着诱人的淡淡的粉红。我的阴茎一下子勃起得硬硬的!

刘波的手按在了妈妈的乳房上,妈妈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刘波的嘴凑了上去,舌头伸进妈妈的嘴里,两人吻在了一起。

吻了一阵,刘波接着脱下妈妈的裤子和内裤,还抱着妈妈移了移位置,这下我可以看到妈妈裸体的全貌。我真的没想到,妈妈的裸体会这么迷人,身体会保养得这样好,全身肌肤白得像用冬天的头场雪捏成的,身材根本不输于电脑上那些二十多岁的写真女郎,腰细细的,雪白的两条大腿修长修长。仅仅只是白白的小腹微微有一点突出,却也增添了成熟少妇的魅力。

刘波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挺着粗硬的鸡巴对着妈妈得意的甩了甩,然后伏下去压在妈妈的身上,屁股左右调了调,接着猛地向前一耸!妈妈发出“啊”的一声轻叫,我知道刘波的鸡巴已经捅进妈妈身体里了。

刘波抱着妈妈一下一下的操着。我的腿软软的,顺着墙角跪了下去,非常愤怒,却又说不出的兴奋,裤子里龟头已经胀得几乎要顶破内裤。

妈妈被刘波这样干了十几分钟后,刘波又换了个姿势,他直直地分腿跪在妈妈身前,把妈妈雪白的两条大腿高高扛在肩上,俯身把鸡巴插进妈妈的阴道里,一下接一下地狠干。据说这个姿势可以让女人感觉被操干得更彻底,果然妈妈的呻吟声比先前大了不少。

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妈妈雪白诱人的屁股被压成了一个极为美丽和淫靡的形状,刘波粗硬的鸡巴被妈妈嫩红色的阴唇紧紧裹着,在她阴道里不停地进出,发出一阵有规律的肉体撞击声。妈妈高高地挂在他肩上的白白的小腿随着刘波的奸插摇动,两只雪白纤巧的嫩嫩的脚儿一颤一颤的,说不出的勾人。

我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脑海里一片迷乱,一只手不由自主地伸进内裤,才撸弄几下,就射了精。脑子里略微清醒了些,想要离开,可双腿却怎么也动不了。

看着美丽的妈妈被野男人操得乳波臀浪,听着妈妈发出的呻吟,没几分钟阴茎又胀了起来,我忍不住握着又开始手淫。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波从喉咙里发出一阵沉闷的低叫,鸡巴深深地插在妈妈的阴道里不动,显然是在妈妈的身体里射精了。与此同时,我也射出了第二次精液。我看看钟,算算时间,刘波已经干了我妈妈四十多分钟了。

完事后的刘波点了一支烟悠然地抽着,一只手还搂着妈妈白白嫩嫩的身体,脸上的表情满足又得意。妈妈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两人小声地说着话,还不时地笑出声来。

他们又这样黏了十多分钟,刘波开始穿衣服。我赶快轻轻地回到房间,从窗帘缝往外看。

不一会儿刘波已经穿好衣服走出房间,妈妈只穿着内衣送他出来。快到门口,刘波又转身搂着妈妈,嘿嘿笑着突然把妈妈的内裤褪下一半,在她白嫩的屁股上啪啪地轻打了两下。妈妈瞪了她一眼,打了他的手一下,拉起内裤,也轻轻地笑起来。

刘波出门后,妈妈用手拢了拢头发,接着进了卧室,然后抱着床单出来进了卫生间。我趁机溜出门去。裤裆里湿湿的难受,进公厕里用纸来擦,发现内裤前面已经湿透了。

我坐在小区花园里的石凳上休息,脑子里还在混乱,又有些兴奋的余波。我真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妈妈和爸爸在同一个厂,妈妈是厂医务室的医生,爸爸在几年前承包了厂里的一个工程部在外面干。妈妈比爸爸小了八岁,没到二十岁就和爸爸早早的结了婚,第二年就生了我,现在还不到四十岁。

我听他们说起过,外公和外婆都是外地人,在本地没什么亲威朋友,只和爸爸一家有点挂角亲。外公死的早,外婆和妈妈母女相依为命,生活挺难的。爷爷觉得自己一家是她们唯一的亲人,有责任照顾她们,所以对她们非常好。妈妈上学、进厂都是爷爷和爸爸出的力。

爸爸更是像儿子一样帮她们做些体力活。外婆早早的就把爸爸当女婿一样看了。后来外婆病重,放心不下妈妈一个人,于是妈妈才从卫校毕业,刚刚参加工作就和爸爸成了亲,为成亲还把妈妈的岁数改大了一岁。半年后外婆就去世了,也没抱上我。

爸爸对妈妈确实很好,连家务活都常常自己抢着干,不愿让妈妈累着。几年前厂子效益不好,爸爸想让家里宽余些,就承包了一个工程部出来自己干,几年来也挣了些钱,家里经济好转得多了。不过因为辛苦,爸爸倒有些出老了。

妈妈的长相虽算不上绝色美女,当绝对是个漂亮的女人。关键的是她极不显老,我印象中,妈妈从我上小学记事起到现在,模样就没怎么变过。只除了眼角有点不易觉察的眼纹。

当然

人美奶大嫩模凯竹一头清秀干净的短发更显好身材



上一条信息:我愛上了親媽媽
下一条信息:我和小姨子爱爱的那些事
室内推荐

粤ICP备12003327号-1
室内装修网46zx.com版权所有:室内装修网  网站地图   友情支持:195191